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

郁刃浪剑:第十八章 朝霞如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郁刃浪剑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司马艾的话音刚落,海东岸似乎在同一时间里亮起了十数盏灯,齐刷刷地闪亮在罗盛的眼睛里。

    师父,东岸亮起了十数盏灯。

    就向灯亮的地方划去。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如果堵截我们的人实力在灯亮之处,他们就不会亮灯了。他们一起把灯点亮,证明他们怕我们从海东走,在那里威吓我们,好让我们避虚就实。

    罗盛听司马艾的话说得在理,便同意了。此时见了灯亮,他忐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许多,反正一场恶战即将开始。要顺利地通过洱海是不可能了。

    船上暂时归于平静。

    若在平时,在这样的夜里,在这洱海,在这幽幽的明月下,白素馨少不了要唱曲调子,展展歌喉。但今夜的明月,今夜的洱海与往昔不同。他们是为了躲开江湖人士,丰时丰咩的追与堵,为了安全地划过洱海到达蒙舍,她才按捺住心情,所以辜负了好天良夜。此时他们的行踪已在敌人的意料之中,唱也一样,不唱也一样。白素馨按捺不住,一曲白子调子从口中飞出。

    唱个调子给你听

    唱给星星听不见

    唱给鱼儿水又深

    唱给苍山不答应

    唱给洱海无回声

    掏心掏肝唱给你

    歌声悠然,情意深长,打破了洱海的宁静。歌声贴着水面,湿漉漉地向远方飞去。

    一个月亮在天上

    一个月亮在海心

    哥是天上明月亮

    妹是海水清又清

    听到白素馨的歌声,小船里的司马艾,罗盛,艾馨儿都心情泰然了,好像前面等着他们的不是腥风血雨的恶战。而是永远的良辰美景。

    天空渐渐明亮起来,洱海亮了,远山渐渐清晰。东边的十数只小船里的灯光灭了,那些小船与他们相隔不到两三里的距离,很显然那些小船一字排开在向他们靠近,来意已经一目了然。

    司马艾起身观察了片刻对妻子与女儿说:向南边划去,别向他们靠拢。以我们的速度在个把时辰内,他们还近不了我们。

    白素馨,艾馨儿听了司马艾的话,把船头拨向南方。船里暂时寂静,只有桡片划水之声。

    白素馨,艾馨儿用尽技巧地划船,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人人的心理只感到小船行得很慢。

    对方的船只也调了头向海东边一条线地向南方划去。看得出,对方的意图就是要把他们逼在海中,不让上岸。此时好像双方在进行比赛,哪一方也不甘待慢。

    司马艾已经料定,一场恶战就在眼前,怎奈两股真气在脊椎之间顶撞得越来越厉害。不用功疏通还好,一用功疏通就好似断裂般疼痛。他历来性格开朗,对于生与死看得不那么重要。但现在他不得不考虑船中其他三人的安危,身置此境,自己无力自保怎么还谈得上保护其他人呢?

    白素馨,艾馨儿都知道事处关键,必须加快速度,抢到堵截的船只前面,他们没有言语,只顾拼命地划船,力求达到最快速度。在这秋天的早晨,带有寒气的海上,他们汗如雨下,把衣服都湿透,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外面蒸发着热气。

    海东的船只如一条长蛇向南划着,速度非常之快。但凡生活在洱海边上的居民都有一身好水性,划船成为生活中活动的主要组成部分,对于划船,他们就向生活在草原上的人骑马一样。还更有的是他们在海东岸养好力气,等待司马艾他们到来。然而白素馨,艾馨儿则是整整在海上划了一个通宵,力气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他现在划着的船只速度还是非常之快,这是全凭他们拼命的精神支持着。

    西边海面边的一支船队在海面上拦腰向东划着,有一只大帆船,而且是楼船,还有无数小船。这只船队原来是藏在海湾里的柳树荫下,直到发现之时,这只船队已经行驶近海面之中了。

    罗盛一直站立在船头,待到他发现这只船队时已经明白,自己这只小船已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支船队拦着他们去向之前抢划了过去。

    事已至此,再抢划也是徒劳无益。

    师娘,馨儿,别再划了。前面那支船队很快就会阻挡住我们的去路了,不如停下来养养力气。

    白素馨,艾馨儿一心只在拼命地划船,没有看到前面海上的动静。听到罗盛的话时停下桡片,才看见前方五六里远近的船队。

    白素馨,艾馨儿无声地望着。

    司马艾躺在船里一直无声。

    罗盛在此时反而镇静得无声,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惊慌的神色。

    《郁刃浪剑》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yurenlangjian/
上一章        郁刃浪剑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