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仙子请自重:第二百三十一章 变幻莫测魔女心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仙子请自重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弈识海中正在发生对白。

    棒棒,我是不是变坏了,真想盘她怎么破。

    上啊,征服她,蹂躏她,鞭挞她,让她奄奄一息趴在那里喘气啊!让她装,比我还能装,法力被封了还这么牛逼,我呸。

    问你真是个错误。秦弈又好气又好笑,那种冲动却反而因为流苏夸张成了逗比的对话而压下去了,简单伸手探入孟轻影的怀中。

    手掌触及肚兜夹层,神识也就能看见里面的东西。之前只拿出丝巾,那是因为心思真的被手上的触感转移了。

    那位置就是最要命的位置,只要按在上面就是心猿意马,谁顾得上里面究竟有些什么,拿出丝巾完全是下意识的选择。

    此时也是一样,随着手掌触及,孟轻影的脸色变得绯红,而秦弈的手掌也舍不得走。

    时间一时静止。

    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了拿宝塔,还是单纯就为了伸手。

    孟轻影慢慢抬起手来,按在他手背上,低声道:要取走这个佛塔,你再拿个东西给我换,不然我太亏了。

    秦弈一时没回答。

    孟轻影续道:当然,连我的人此时都在你一念别说拿走宝塔,就算要我的人我也没办法就看我所知的秦弈,是否还是那个君子。

    秦弈只得道:你要什么?

    你得自大欢喜寺的缠绵钟,给我。

    原来是这个,秦弈一点也不想要那个钟,闻言二话不说地掏了出来,放在孟轻影身边。

    此钟没有施法祭出时,也就是个巴掌大小的小铜钟模样,孟轻影便随手拿在手里,上下打量。

    秦弈的手还搭在她怀里呢,她却再也没说什么。

    下一刻秦弈的大手就二话不说地伸了进去。

    孟轻影瞪大了眼睛,直接懵了。

    刚才还一脸推拒,一腔正气,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甚至还羞得脸红红呢!

    只是顺着之前的套路,做个姿态口嗨了一下,还想看他继续憋得手足无措的样子觉得很有趣呢,他多半还是要故作君子样的,很经得住逗。

    可压根就没想过他居然真的摸!

    我不是个乘人之危的小人,却不代表我真是个圣人!秦弈咬牙:你们这些妖女,真当我是太监怎么的?吃亏的又不是我,挑挑惹惹的真以为我不敢?

    孟轻影浑身绷紧,憋足了呼吸,连腮帮子都憋鼓了起来,半天才瘪了回去,僵着身子道:你、你要干什么?

    秦弈俯身贴近,看着她的眼睛:你说我要干什么?

    这么近距离靠近,如山压顶的无力感,孟轻影眼里忽有慌乱闪过。

    这种感觉很奇怪,其实也不是太怕他做那事,倒是有一种无力与脆弱、一切都操控在别人手中的心慌,对方无论要怎样她都无法抗拒这种感觉让她很不适应,会害怕。

    秦弈笑了一下:明明自己法力被封印,生死都在我手,还总一副挑挑惹惹的样子,话里话外句句暗示现在该知道玩火会**了么?

    孟轻影咬着下唇,眼里的慌乱渐渐敛去,变成了媚眼如丝,柔声道:既然生杀悬于你手,难道不是应该老实点以身伺君,换得关照?我刚才又何曾迫你,分明战战兢兢地解释,在求你理解。

    秦弈眼神动了动,低声道:无需如此。

    或许不是战战兢兢,只是她把自己莫名的激动往这种方向去靠,也不知道为了说服秦弈还是说服自己。

    但必须承认她的自辩还是起到了效果,起码秦弈对她初始的恶感消弭了许多。

    秦弈也没去分辨她的真意,大手故意再度揉了一下,孟轻影脸红似血地看着他,咬着下唇道:舒服么?

    秦弈却离开了身子,手上已是一方丝巾。他放在鼻端轻嗅了一下,笑道:你说我要干什么?明明是你自己喊我来拿东西的。

    他离开了,孟轻影反倒有些果然如此的感觉。

    《仙子请自重》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xianziqingzizhong/
上一章        仙子请自重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