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无忧刀:第七十六章 又见刺客 6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无忧刀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抹了抹嘴唇,咂巴了下舌头道:果然是好酒,味醇绵甜。

    柳随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渐渐恢复平静,笑道:既然金兄如此喜欢,那就多饮几杯。

    金光连连点头叫好,柳随风挥了下手,叫庄丁再去取酒杯来。那名给于谦端酒的庄丁弯腰躬身道:遵命!便到马背上的行礼囊中翻找去了。

    柳随风又转向东方雪,面带笑容,眼睛晶莹发亮,头发上巴掌长的白色锦缎飘带无风起舞,上下翻飞,猎猎作响。他冲东方雪微微躬了下身道:东方姑娘肯赏光否?

    东方雪打个激灵,后背直冒凉气,头上起了层鸡皮疙瘩,头摇的像拨郎鼓似的道:不必,多谢柳公子。

    柳随风面色紧了下,像是鸡蛋被弹了下,胸前锦袍上的碗大的银白色的牡丹花,此刻也沾染上了不少灰尘,变成银灰色,灰扑扑,耷拉着脑袋,仿佛要从锦袍上掉下来,引来无数关注的目光。

    大槐树下半个篮球场方圆的地方,只零星长着几棵不过膝盖的麦芽草,其余全是黄土地。众人盘膝坐的地上,也不搭坐垫,弄的身上全是土,他们也不看,只顾埋头吃饭。

    金光、东方雪也随身带了干粮,金光还特意包了整只烧鸡。他撕下条鸡腿,递给柳随风道:柳公子,吃!有酒无肉岂能尽兴?

    柳随风面色稍微红润了些,道声:好!又给金光满了杯酒,接过鸡腿,自己也满了杯,笑道:咱们吃喝,不管他们了!

    金光拍着腿,仰面朝天哈哈大笑道:对!对!

    柳金燕上前步笑道:二哥说的对!只当他们没福!

    三人推杯换盏,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蓝儿伸长脖子,看了他们阵,直咽唾沫,又看了眼埋头吃萝卜条、默不作声的于谦,急的直跺脚,干瞪眼也没办法,只好将脖子往衣领里缩了下,又蹲回原地,背对着众人,啃起了干饼子。

    谢小石左手抱着个水桶大小的灰色陶瓷水罐,右手拿着个灰褐色的大海碗,踩着田埂,笑眯眯地跑了过来,脸上的汗珠成线似的串串往下掉,变干后留下道道弯弯曲曲的黑印,像是河道。

    田埂高而且窄,仅容单个人通过,脚踩在上面,灰土就扑啦啦往下塌,每走步都会留下个半个指头深的脚印。两边的麦苗齐膝高,绿油油的,成片相连,像是绿地毯。

    谢小石箭步如飞,只几步就跨出辆马车远的距离,眨眼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蓝儿伸手指着落在最后、迎面走来的谢小石道:那个谁,你去帮大人找碗水来!

    谢小石停下脚步,左右看看,周围并无河流,只有几条窄如巷道的灌溉渠,却渠底干枯,泛出土白,似乎还冒着阵阵烟气。再往远处看,几箭地外的棵柳树下,坐着几个农夫,旁边放着个水罐,有水桶大小,他们边端着水碗喝茶,边说说笑笑。

    他把背上的钢刀往地下扔去,大步流星地向那几位农夫走去。钢刀落地,咣!地声响,溅起半人多高的尘土,散落开来。

    蓝儿向后跳了步,皱起眉头,拍拍衣服上的土叫道:小心点!溅我身土!

    谢小石也不搭话,只顾向前走,眨眼就穿过了两条农田。

    金光哈哈大笑道:各人吃各人的!真是有趣!他又对柳随风等人笑道:你们不见怪吧。

    柳随风愣了愣,连连摇头道:大人高风亮节,我等情愿誓死相随,何怪之有?柳某敬大人一杯。说完,他从马背上解下个琵琶样的羊皮水袋,灰褐色,鼓鼓囊囊,顶部脖颈细长,软木塞扎上口子,底部坠着半个胳膊长的红璎珞,迎风飘扬。

    有名柳家庄庄丁上前两步,弯腰躬身,双手捧上个晶莹如玉的白瓷酒杯,馒头大小。

    柳随风微微笑了下,抬起羊皮水袋,咕咚咕咚倒了大半杯酒,酒质清澈甘洌,倒出来就有股浓香扑鼻而来。

    蓝儿深吸口气,伸长脖子,眼珠瞪得圆圆的,紧盯着酒杯,舌头不停地舔着嘴唇。

    柳随风笑道:这是我江南特产,十八年上等的女儿红,保证埋了十八年才出土,如假包换!大人请饮用!金光盘膝坐在地上,拍了下腿,差点站起来。蓝儿也攥紧拳头,呀!地叫了声。二人扭头看向于谦。

    捧酒的柳家庄庄丁弯着腰,双手捧着酒杯,迈着小碎步,来到于谦面前,恭恭敬敬递上酒杯,于路滴酒未洒。

    众人全瞪大眼睛看着于谦。

    于谦愣了半晌,坐直身子把酒杯往外推去道:多谢柳公子好意。只是现在于某事务繁忙,正是滴酒不饮,柳公子请收回自用!

    蓝儿嘿!地叫了声,左手握成拳头砸在右手上,在原地转了三圈,然后甩了下胳膊,蹲在地上,背对着于谦,双手抱着膝盖,嘴巴撅起可挂个油**,嘟囔道:喝杯酒有啥大不了的吗!他低下头,不吭气了。

    柳随风的脸色忽红忽白,变幻不定,嘴唇青紫,哆哆嗦嗦像是地震样,额头上青筋凸起,起伏不定,像是蚯蚓在拱动,两个拳头捏紧,骨节咔咔直响,两眼红通通像是灌满了血。

    柳金燕连忙起身,暗暗拽了下他的袖子,而后笑向于谦道:于大人,区区杯薄酒不成敬意,于大人何不赏光?

    于谦扭过头去,咬了口干饼子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说,收回吧。说完低着头,闭目养神。

    现场顿时沉寂下来,树叶微微摆动,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像碎银似的洒在地上,微微晃动。周围有块草地,草有半人多高,翠如碧玉,弯着腰。空气似乎凝固了,端酒的庄丁依旧双手捧着酒杯,呆呆站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纹丝不动,如不是额头上不停地滚下豆粒似的汗珠,真如木雕样。

    《无忧刀》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wuyoudao62/
上一章        无忧刀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