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的皇夫是太监:18.关心则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的皇夫是太监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百姓和乞丐被疏散下山,这些和尚被驱赶上带了着笼子的马车,并且用黑布包裹起来。

    十九的心中越来越焦虑。梦中的场景,让她只是回想一下便脊背发凉。

    他们即将遭遇劫杀,她必须想办法将这一劫化解掉。

    但若只是奴隶市中关在笼子中的奴隶,十九还能巧舌如簧将其说服。

    可若是劫杀,在不能够出言提醒的前提下,她要如何帮助阎温躲过这一劫?

    十九闭着眼睛靠在车壁上,全神贯注的想着破解的办法。

    大人,庄林寺中三十八人,已尽数生擒。马车外,传来侍卫统领的声音。

    阎温闻言顿了一下,扫了闭着眼睛眼珠却乱转的十九一眼,沉声道:回宫。

    马车调转车头,隆隆的朝着山下行驶,速度相较来时要快上很多。

    车厢里头十分的颠簸,十九挪到了一个角落,双手撑着车壁,心中已经烧起了燎原大火,烧的她五脏俱焚。

    她回忆着梦中的场景,若是要埋伏射箭,必须得是在树林之中才好遮掩。所以截杀,就在他们下西山之前。

    车轮每朝山下滚一圈,十九的心就如同山路的泥土一般,被压出一道深深的辙印。

    她甚至想着,若不然,就将真相告诉阎温,就说她能够预知危险

    可十九转念又一想,即便她他此刻真的将实话告诉阎温,且不论阎温今后还会不会要一个有妖异能力的傀儡,也不去想她事后会得到什么下场,就单单按照阎温的性格,根本不会相信她空口白牙说出的话。

    十九睁开眼看向阎温,眼底尽是焦虑和恐惧,她费了好大劲,才到阎温的身边,她自出生到现在,为了自己只向贼老天求这一个人,为何就不能让她安安稳稳的得到!http://www.kevinalaws.com

    阎温也坐在一个角落,双手撑着车壁,正闭着眼睛。

    马车跑得飞快,车厢之只有车轮滚动的隆隆响声,突然间,一声细微的,尖锐的箭头扎进木板中的钝响,掺杂进这隆隆的车轮声中。

    十九登时浑身一凛。

    紧接着,马车剧烈的颠簸,十九没能够撑住车壁,整个人朝前翻滚,好在她眼疾手快,在砸向阎温之前,抓住了固定在马车上的小案。

    然而小案底部两根铁钉,在这巨大的拖力之下,吱嘎一声从木板中抽了出来。

    辕马嘶鸣着高高扬起前蹄,而后重重落下,十九抓着小案,在阎温惊恐的视线中,劈头盖脸的朝着他砸了下去。

    是真真正正的劈头盖脸,十九砸到阎温的胸口,而小案的桌板,不偏不倚,砸在阎温的头让。

    马车骤然停下,密集的箭矢,自四面八方劈空而来,钉在马车上。

    噩梦与现实重合——

    十九将小案扔掉,急忙伸手接住阎温软倒的身体,在他的脖颈和鼻息处探了探,确认他只是昏厥,这才稍稍的放下心。

    马匹的嘶鸣和厮杀声从马车外传来,十九用手擦掉阎温头顶的一点血迹,发白的手指紧紧攥着衣袍,整个人颤抖得如同风中飘坠的落叶。

    外面的声音渐渐与梦境中的声音重合,十九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伸手紧紧揽住阎温的脖子,眼泪滚滚而下。

    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因为很快就会有提着长剑的男人闯进来。

    十九颤抖着手,将马车的车窗推开一个缝隙,朝着外面看去。

    辕马被人群的厮杀惊的一直不安的转动,十九顺着马匹转动的方向,迅速观察着四周的地形。

    一支箭矢不知怎么刁钻的刺破了马车小窗上的糊纸,险险的贴着十九的脸颊边上划过,钉在了她身后的车壁上。

    十九整个人瑟缩了一下,立刻关上了小窗户。

    耳垂被箭头破开,滴滴嗒嗒的血顺在她麻色的衣袍上开了朵朵血花。

    十九却顾不得伸手去摸一下,回身捧起阎温的脸,一寸寸的,深深的看过,似是要将他刻在眼中一般。

    她生来低贱如泥,一生自觉做得最好的两件事,一是拥有了预知的能力,不至于让阿娘日日夜夜操心她的安危。

    《我的皇夫是太监》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wodehuangfushitaijian/
上一章        我的皇夫是太监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