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万事如易:第七百三十二章 拒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万事如易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让人推着木轮椅跟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打听:你不是到司天监去了吗?大提点找你有什么事啊?

    景尘坐在躺椅上,一手盖住了额头,音色疲惫道:你不要问东问西,我不想和你说话,你回房去睡吧。

    水筠撅起嘴,两个月前她和余舒握手言和。景尘对她的态度就有好转。很久没有这样冷言冷语地对她了。她不情愿走,就让侍女先退下了。

    景尘默念了十多遍清心咒,睁眼看见她还在那里,只觉心中烦闷:你怎么不走。

    水筠陪着笑脸道:我看你好像不高兴。陪你说说话不好吗?你忘了。小的时候。你最寡言少语,每回都要我猜你的心思。我怕你憋着心事不说,晚上睡不好觉。大提点和你说什么了。不能告诉我吗?让我猜猜啊,是不是有关破命人?

    水筠早就得知破命人找到了,只是一直没有问出来那个人是谁。

    景尘看着她言笑晏晏的模样,脑袋里有根线突然断裂,他压抑了一整晚,头痛欲裂,从听说有两个破命人,大提点威胁他要杀了余舒,再到余舒告诉他她另有喜欢的人,他都隐忍了下来,此时却是忍无可忍。

    你就那么想知道谁是破命人吗?

    他侧着身,半张脸陷入阴影中,水筠一心念叨着破命人,分毫看不清他眼中燃烧的怒火,眨着眼睛故作委屈道:

    我还不是关心你,谁让你一直瞒着我,我的好奇心就越重,师兄,你就告诉我嘛,到底谁是破命人,我见过他吗?

    景尘声音极冷:见过,你不止见过她,你还差点害死她。

    水筠笑容僵在唇边,下一刻,她的两眼就瞪直了,几乎从轮椅上跳起来,失声道:你说的破命人是余舒!?

    不错,是她。

    不可能!水筠霎时脸白,她嘴上不愿承认,心里却很清楚景尘没必要骗她,那个他们等待多年的破命人,应是余舒无疑了。

    她也曾怀疑过余舒,但是后来被她否决了,从没想过有一天这种可能变成事实,她竟难以接受!

    你当日口口声声逼我斩情丝,更不惜暗算她性命,迫使我与她恩断义绝,你绝想不到,她就是我的破命人吧?景尘看着水筠苍白的脸色,居然有种难以言喻的畅快,这一刻他不是无欲无求,无喜无悲的大安祸子,他仅仅是个因为错失心上人而悔恨的普通人。

    我、我水筠百口莫辩,景尘的责问就像是一把利刃,戳穿她过去种种劣行,让她无处遁形。

    我不知道。她脸上露出懊悔和后怕,不敢想象那时候她设计余舒和她一起渡死劫,假如破命人真的被她害死,就等于是害了整个师门,她万死难辞其咎。

    现在你知道了。可是晚了。

    景尘不止一次尝到后悔的滋味,却没有一次比得上此时痛楚,他后悔那时候被水筠说服,狠心和余舒一刀两断,后悔他失信于她,没有保护好她,反而屡次让她陷入磨难。

    不是她变了心,而是他没有抓紧她曾经交付的真心。

    师兄,对不起,水筠生怕景尘追究埋怨她,缩着脖子小声辩白:我是做错了,可我又不是故意的,师兄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再说了,余姑娘她不是平安无事吗,反倒是我吃了苦头,到现在都不能下地走路。

    她却不曾想,如果不是她渡劫时候带上了余舒,恐怕她连这条命都保不住。

    不要说了,景尘紧紧闭上眼,挥手让她离开:我不想看见你。

    让他静一静,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未完待续)

    ps:(今天回头去听古仔唱《寻秦记》的主题曲《天命最高》,单曲循环了至少五十遍,真是不能更燃!)  

    夜晚,景尘行色匆匆地从楼门走出,路边停靠的车驾赶上前来,两名侍卫牵着马跟在一旁,他却没有上车,而是伸长手拉过了一人手中的马匹

    你们先回去。

    公子这是要去哪儿?侍卫伸手去扶,景尘却没理他,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景尘一路驾马狂奔到了宝昌街,敲开余府的大门。余舒正要睡下,听到下人禀报,心知他无事不登门,便换上衣服赶到前院,景尘不在客厅里等候,就在庭院内背手而立,看到她就大步上前。

    怎地这么晚过来?

    我有话对你说。

    余舒看他面色凝重,心道不妙,定是有什么不测之事发生,二话不说就转身带路,要过丫鬟手中的灯笼,不许人跟着,与他一前一后进了永春苑,七拐八拐就在白天她和薛睿谈心的地方停下来,回身道:

    就在这里说吧,我府上花园有夜禁,不会有人擅闯。出什么事了?

    景尘来时匆匆,等到与她面对面,却觉得难以启齿,深深吐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鼓足勇气开口:小鱼,求你嫁予我为妻。

    《万事如易》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wanshiruyi43/
上一章        万事如易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