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鹿驸马:第七十六章 阿兰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鹿驸马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逃婚?锁郎墓?这个倒是挺有意思的!

    姬姚并不关心那些权贵事,他更想知道花边八卦,臆想得浮夸。他问六步孤鹿:那九阴玉璇玑,真是阿兰和小蝶生的儿子?

    六步孤鹿一哽,差点儿没被姬姚的话给噎断气。他愣了好半天才说,九阴玉璇玑是上古灵器,不是凡人生的他跟小蝶没什么。怎么说呢小蝶是有夫之妇。阿兰为人,还是非常君子的。

    当初小蝶出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郝姬真正想要的修墓人是阿兰。阿兰盗的墓,全是上古灵墓。九阴玉璇玑,就是他从上古遗城的废墟里盗出来的。他研究上古的城池、墓穴,造诣之深,几乎到了无人企及的地步,即便再过千年也能一骑绝尘。

    ‘锁郎墓’是上古失传的技法。郝姬出高价猎获修墓人,阿兰一夜之间成了冥界炙手可热的宝贝人物。但他人在不周山,压根儿不知道这些。

    可是小蝶知道。她跟阿兰定了娃娃亲,在生死簿上都有记录。为了混淆视听,小蝶嫁了隔壁卖面的,旨在让人认错阿兰的身份。结果,她不但让郝姬认错了阿兰的身份,还成功气走阿兰,让他远走他乡,躲过了一劫。

    我猜阿兰去不周山挖回来的嫁妆,都是小蝶钦点的,故意让他错过婚期。

    小蝶姑娘,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

    阿兰和六步孤鹿一行三人奔出妄念城,终于甩掉了奈大娘夫妇。

    落地的空档,姬姚回头望了一眼。没有瞧见追兵,他忍不住调侃阿兰,兰老板,你真是口味重啊。想必对面那家酒馆的菜,特别好吃

    姬姚这二货,昨晚的涮小鹿泡了汤,今天他又惦记上了涮阿兰。

    阿兰正眼都不他给一个,喝道:闭嘴!

    兰仙子怎么了,是被踩到尾巴了吗?

    随即,六步孤鹿也斜眸昵了姬姚一眼。言外之意:别胡说。

    姬姚知道玩笑过了,乖乖地闭了嘴。

    喝完姬姚,阿兰冷一张俊脸,凭空画个鬼画符,一点鬼火烧了符篆。

    鬼符青烟缭上天。天际的乌云里,整齐齐的一阵骏马嘶鸣。随后,哒哒马蹄响起,六匹玄黑骏马拉着一架乌漆麻黑的马车,踏着风雷云电从天而降。

    车上燃烧的幽蓝鬼火,在空中拉开一条长长的火焰尾巴,像落入幽冥地府的蓝色彗星。

    马车在空中飞驰如电,落在黄沙上却是稳稳的。

    近看才知道,拉车的骏马没有眼珠,骷髅状的眶里燃着幽蓝的火焰——是磷火。这马车,拉风又英气,还有点神秘、诡异的味道,要不是在冥界,肯定能吓死个人。

    姬姚心想:这么拉风的车,不晓得伽蓝公主有没有坐过?

    这是冥界的魂车,能日行万里。阿兰开了车门,用眸光请人上车,上去吧。等客人上车以后,他关了车门,很自觉地到前面赶车去了。

    到这会儿,姬姚总算是大彻大悟了,他猜到了六步孤鹿封印玉璇玑神魂的用意。他想逼着阿兰,乖乖跟他去修落雁塔。看得出来,阿兰很宝贝九阴玉璇玑的。现在玉璇玑神魂被封,他若不去修那落雁塔,就休想让六步孤鹿替它解开封印。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演风流戏呢?真的是阿兰说的那样,玉璇玑见不得小哥哥亲热?**楼里,少得了亲热的小哥哥吗?

    六步孤鹿知道姬姚灭不了八卦火,不等他开口来问玉璇玑的事情,就先画一道静音符贴在车门上。他眼风扫了一下车外阿兰驾车的方向,意思是说:阿兰今天真的很生气。

    果然,姬姚八卦的风向标一转,不问玉璇玑,问阿兰去了,阿兰怎么那么生气?

    六步孤鹿在姬姚对面坐下,笑容有点艰涩,他说:奈大娘生前,是位俊秀窈窕的姑娘,叫奈小蝶。她跟阿兰有段婚约,听说是娃娃亲。阿兰盗墓,他家卖古董,是桩门当户对的亲事。

    可惜天不作美,阿兰去不周山挖灵墓,一连七月未归,原定的婚期就这样错过了。小蝶一气之下嫁了隔壁卖面的,还卖了嫁妆,开了家酒馆。阿兰九死一生,给她挖了聘礼回来,她却嫁了别人。他气不过,从此一人一剑浪迹天涯,再也没回渔阳见过小蝶。

    八年之后,他听说渔阳那边出了事情。那时,他还在漠北挖坟。听到噩耗以后,他八百里快马加鞭,披星戴月地赶回渔阳,却什么都没救回来。

    他们住的丰渔小镇并不大,总共两条街。但他回去的时候,那两条街都空荡荡的,鬼影都没有一个。

    他寻着踪迹去找,在深山里找到一冥墓。所谓冥墓,就是阴魂修的墓穴。被征来挖墓的,正是丰渔镇的百姓,他们全被做成了‘活死人’。其实不算是活死人,只是一种将死未死的状态,他们被施了一种吊命的阴毒法术。因为真正的活人受不了冥墓里的阴气,而且没有办法与阴魂接触。死人又不能在阳间修墓,活死人也不例外。

    阿兰当时被吓到了。解不开法术,他只能跑去衙门报官,官府拿这件事情毫无办法。活人犯法,官府能管。死人犯法,要怎么管呢?难道鞭尸不成?况且,没有阳官查阴魂的先例。那事儿放在人间,那本来也是件荒唐事情。

    阿兰没有办法,他用千年古墓里的尸毒,把自己做成了活死人,潜入冥界去找墓主。可是那墓主权势滔天,他惹不起人家,又不甘心就此作罢。于是,他瞒天过海,偷偷带着一众乡亲来了妄念城,重建了丰渔镇的两条街,想等着机会慢慢寻仇。他的**楼,就建在小蝶家酒馆对面。整条街都是他们镇上的亡魂,隔壁那条街也是。

    **楼,想必借了销金河的词义。想销谁的魂,全镇人的亡魂都在心里立了墓碑铭记着。

    这是姬姚听六步孤鹿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整整讲了一个故事。

    《鹿驸马》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lufuma14/
上一章        鹿驸马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