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鹿驸马:第七十一章 鲸戈剑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鹿驸马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的眼眸里,只装着他一人。心里呢?

    姬姚张了张嘴,竟然忘了词。他垂眸收敛了眼神,还不知道该说啥。

    好半天,他才语序混乱地在心里诌了两句话:

    难怪,你舍不得下手。碎剑都要兜回来重铸

    你打算怎么办?明查‘兵变’主谋,保全拓跋伽蓝;还是顺藤摸瓜,去寻鲸戈剑的旧主,不管拓跋伽蓝安危如何?

    好像,哪句话都不合适当下的情形

    姬姚空落落的声音,在六步孤鹿身前回了一个哦字。他一咬唇,起身仓皇逃走。

    身后,六步孤鹿的声音说:从今往后,那剑是你的。

    姬姚脚下一个踉跄,扶住屏风站稳,愣愣地没回过神来。他顶着满头凉汗,不敢回头。顿了好半晌,他才讷讷地问:如果,旧主回来了我是否要把灵剑还给他,还有你!

    哪有那么多如果。六步孤鹿的声音淡淡的,平静得像街坊邻居的叙旧。点头问好的两句话,埋的都是百年旧事,累累伤痕都是旧事里的过往,长平了,却始终留着印迹。

    姬姚回味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略略侧过脸去,用余光扫一眼窗下的六步孤鹿。他见他信手拈了本闲书,埋头在书里,却看不清表情。也不晓得书里的文字,他读进去没有。

    时辰还早,你再睡会儿。六步孤鹿埋头在书里,没有看他,等阿兰处理好仙草那边的事情,我们再去乌江。

    好!姬姚仓皇答他一句,逃去了屏风后边的木榻上。

    他双手掖着被子压在心口上,数着自己的心跳,听着自己呼吸,脑子里却炸成一锅粥。屏风另一边翻书的声音,还时不时地在他耳畔敲编钟。他那边的一点点动静,都能震得他心跳加速。

    他想:还好,我没有真的摸他的脸

    可是,他又遗憾没有真的摸他的脸。

    后半夜,姬姚怎么辗转入眠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姬姚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辰了,天总是灰沉沉的,他的生物钟也早乱了。

    等他转出屏风,案前竟然多了位红衣男子。那不是阿兰是谁?

    这位公子,你花花蝴蝶样的也就算了,还一会儿一身衣裳,到底是有多花哨啊?这才过了半夜

    什么‘这才过了半夜’?都过晌午了,好吗?阿兰忽然扭头过来冲姬姚说话,吓了他一跳。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姬姚瞪大眼睛瞅着阿兰,心思被人看穿,是件很尴尬的事情。

    他会读心术。六步孤鹿微微抬起头来,望向姬姚,捎带点儿戏虐的眼神。

    啊?!嗯哦姬姚差点儿没把所有的语气词都用上,却依然找不到话说。他心里那些不堪的小九九,是不是也被兰老板看穿了呢?难怪他用那种眼神看他

    公子,您坐。阿兰做了个请的手势,说:你一直站着,感觉我阿兰待客不周啊!

    坐?!坐哪儿啊?

    六步孤鹿身旁,他是坐不下去的。阿兰又会读心术,姬姚简直不敢靠近他,瞧他那花里胡哨的模样,肯定嘴不严。不晓得他回来多久了,跟六步孤鹿说了些什么。

    姬姚在梦里瞧见小鹿那呆萌样,有点想笑,想伸手去捏一下他的脸蛋儿,可惜伽蓝没有动。他傻愣愣地坐在角落里,等小鹿说话。

    半晌,小鹿才说:对了。我悬崖边上捡到一柄灵剑,你瞧瞧是不是你的。

    他起身取了灵剑过来,递给伽蓝。

    伽蓝接过灵剑捧在手心里,表情有点茫然。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柄灵剑,又莫名其妙的能听到它内心悲壮的声音。

    那柄剑,正是血河里被六步孤鹿拍碎的断剑——鲸戈。

    伽蓝缓缓抽出剑身,黝黑闪亮的乌金上,刻着两枚篆字:鲸戈。

    瞧见鲸戈两字,姬姚又在伽蓝的脑海里,见到了他老师坠入地火的身影。他的玄色衣衫在半空就着了火。转眼间,他焦糊的血肉也气化成了火焰,灰烬瞬间被热浪冲散,烧成了跟姬姚一样的烈火骷髅状。烈火骷髅坠入谷底,被滚滚岩浆吞噬不见。

    姬姚听见伽蓝心里喊了声太傅,随即噌的一声归剑入鞘。他把鲸戈剑紧紧搂着怀里,埋头将脸贴在剑柄上,五脏六腑碎成一片一片又一片。

    《鹿驸马》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lufuma14/
上一章        鹿驸马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