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鹿驸马:第七十章 伽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鹿驸马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浅浅一笑,满屋子桃杏乱飞。

    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姬姚,在梦里就震惊了。坐上榻沿那男孩,不是六步孤鹿是谁?碎成骨头渣子他都认识,别说年少十岁了。

    那时候的六步孤鹿还没现在正经,他两脚把靴子一踢,盘腿坐上榻去,跟姬姚面对面地坐着。梦里惊魂未定的姬姚,大概是被他吓到了,一个哆嗦,又往角落里缩了一下。

    坐上床榻那男孩儿没动,冲他浅浅一笑,说:你伤得很重,不要乱动。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他瑟缩在角落里,连问两个问题。性命攸关,由不得他不紧张。

    嗯男孩儿思量片刻说,这么说吧,你是我捡回来的。我没有告诉我父母,哥哥们也不知道,所以你不用紧张。好好在这里养伤,等你伤养好了,我派人送你回去。他仍然笑得暖暖的。

    说完,他补还了个自我介绍:对了,我单名一个‘鹿’字,家里排行第九。你叫我‘小鹿’,或者‘小九’,随你喜欢。

    我梦里的姬姚犹豫了一下,没敢报自己官名。

    你乳名叫什么?我想听你乳名。盘膝坐在榻上的小鹿,不等姬姚尴尬为难,赶紧给他扑了火,救了场。

    这小鹿,天生就是个精灵样。梦里的姬姚,被他两言三语的说化了,千年冰封的防线瞬间坍塌。

    伽,蓝他吞吞吐吐地吐了两个字,停顿还特别长。

    伽蓝二字出口,做着梦的姬姚心神为之一震,心道:伽蓝是他?可是,梦里这位伽蓝,分明是个男孩子

    你小时候一定很不好养,所以你家爹娘,才用护法小神名字给你做乳名?小鹿故意跟他拉家常,想让他把心宽。

    他眼神一闪,躲开小鹿的视线,垂下了眼眸。他压着心肝肺腑碎了一地的痛,哽咽两声,说:‘伽蓝’,是恩师取的名字。

    小鹿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伽蓝抬眸撞上自己映在小鹿虹膜里的倒影,眼泪啪嗒啪嗒地就掉了下来,似乎终于有那么一个人,眼里只有他,没有跟他掺在一起的帝国江山、万民苦难。

    伽蓝很少哭,哭起来特别别扭,但是在那小鹿精灵面前,他却忍俊不禁。

    嗯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捡到你的?小鹿抬手抹掉伽蓝脸上泪水,他指腹软软的触感在他脸上一寸寸抚过,稚嫩,纯真,又能安抚人心。

    怎么,捡到的?伽蓝讷讷地问。

    小鹿笑了一下,说:我同哥哥们南下巡猎。不知为何,南方气候突变,原本草木繁盛的森林,漫天飞雪,地面的雪都铺了三尺来厚。

    哥哥们说,雪太大了,南方的动物受不了,多半没什么猎物,在林子里住一宿就打道回府。我在林子里闲逛,发现个穿山甲的山洞,伸手进去一摸,就摸到你了。

    我把你拽出来的时候,你怀里紧紧抱着一只穿山甲。两个小东西互相取暖,竟然都还喘气。我想,那么大雪都没把你冻坏,肯定是天意,所以把你和穿山甲一起捡回来了。

    伽蓝当时年纪小,人又傻。他总觉得小鹿的话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的味道。或许,是在混战里颠沛流离了许多年,从来没人那么宠过他,突然得句暖心话,都感动得不行。因为彼此都是孩子,他更加没有戒备。

    姬姚却知道,那小鹿精灵只是说话好听。心里待他,估摸着就跟他捡回来的只穿山甲,不过是个宠物。

    穿山甲伽蓝想问,那只救了他性命的穿山甲可还安好。

    穿山甲被我二哥领走了。他府上有只穿山甲小公子,它俩正好能凑一对儿。小鹿赶紧说,那穿山甲还好。

    伽蓝歪歪心思一动,跟他玩笑,说:好像我抱的那只穿山甲,也是男的。

    口吐莲花的小鹿精灵,终于被傻乎乎的小伽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为了让自己静心,姬姚故意给自己找茬,翻来覆去地想鲸戈剑和它迷一样的身世。

    它是六步孤鹿的剑。六步孤鹿为何将它埋进剑冢?它又为何会被阿兰挖出来,扔进销金河里?

    姬姚脑子里绕了大半夜的鲸戈剑,终于睡着。他梦里梦的,也是鲸戈剑。

    姬姚知道自己在做梦。梦里,他感觉灵魂是他的,身体却是别人的,好像是附体,又像是他自己。那具不由他支配的身体,大约十岁左右,实在是嫩得过了些。

    他在暖融融的被窝里醒来。掀起眼皮的一刹那,眼睛被光线刺得很不舒服。他使劲儿闭了眼睛,又往被窝里缩了进去。

    你醒了?稚嫩的童音在他榻前响起,听起来暖暖的。凭声音推断,他榻前那男孩儿,比他年纪还小。但他声音很稳,一点都不飘。

    梦里的姬姚心头猛然一紧,挺身坐了起来,咻的缩去了角落里。

    《鹿驸马》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lufuma14/
上一章        鹿驸马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