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鹿驸马:第六十三章 “鱼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鹿驸马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豪无保留的信任,就这样托付了出去,也不想想会不会有人趁火打劫。

    细思极恐,已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姬姚头晕,做不了身体的主。他见到六步孤鹿,就跟得了救命稻草似的,攀上他的肩头就不肯撒手,直到被他吞入腹中的真气再次将他烧成烧烤骷髅,他才被迫借着火焰爆开的热浪,将自己推开少许。

    六步孤鹿度给他的真气,原本就是一团烈火,他被烧了也纯属正常。

    躲开!姬姚在六步孤鹿唇边重喝一声,将他推去了一边。

    血色里,一道寒光过来,直指六步孤鹿后心。姬姚瞳孔猛然一缩,从空白里惊醒过来。他慌不择路地从身旁拽了一根没被火焰冲得太远的大腿骨过来,挥手朝那剑光砸去。

    那条大腿骨上,挂着残肉,钓着鱼,画面惊悚又诡异,还有点说不出的辣眼。

    大腿骨被姬姚甩出去的一瞬间,烧成了烈火状。

    三尺远的地方,凄厉的剑鸣在血河里闷响一声。刺向六步孤鹿后心的剑,被姬姚扔的大腿骨砸偏了剑锋。那雪亮的寒光一偏,迅速挽了个剑花,不等姬姚看清来人,它又往下一挑,直指他的咽喉。

    姬姚没见过这等战事,两脚乱蹬几下,双手刨成狗刨式,企图后退。可是这该死的血河,压根儿没有所谓的浮力,任他刨成落水狗,也退不了半寸。

    准备潇洒死一回的姬姚,很不甘心,遇上六步孤鹿,他迟早要被他坑死得特别狼狈。

    姬姚在血河里随波逐流,眼前支离破碎的画面四处乱晃,零碎的一闪而过,比较完整的能放半部电影,全是那些残肢碎体临终前的记忆。

    记忆的完整度和画面的清晰度,可能由它们主人临终前的怨念决定,这只是姬姚的个人猜想,不做定论。

    他在血河里漂了好一阵子,看了数十万帧的电影蒙太奇。画面一层一层又一层,瞧得他两眼黑影乱晃,脑袋都快炸。

    简单清晰的祭祀场景,他能捕捉得到。但是战争场景就太凌乱了,完全不能剪接成篇。

    战火肆虐的混战里,除了撕杀,还是撕杀,姬姚压根儿搞不清楚谁在打谁。他唯一确定的,是他们共同所在的战场背景——上抵九天,下至黄泉的断崖底部。

    远方一望无际,战火延绵,后背断崖直耸云霄云,退无可退。除了战死,将士们别无选择。

    现在的妄念城,好像就建在战火熄灭后的断崖底部。

    战场上,将士们的战袍都烧成了乌漆麻黑的破布,甚至分不清敌我。杀红眼的,都不知道杀的是谁。

    天上地下,飞禽走兽混杂期间,动爪子挠的,用角顶的,拿嘴啃的更是分不清阵营,搞不懂谁防,谁守,谁又临阵倒戈。

    一望无际的视野里,阴火、阳火、天火、地火、三昧真火、南明离火烧得乱七八糟。

    混战中,从天而降的金色火焰呼啸而下,席卷了整个战场——

    太阳真火,乃是万火本源。它肆虐又残暴地冲进混战,什么天火、地火、真火、假火全都与它汇聚成潮,一浪铺开,将战场烧火海。

    不耐火的,当场化作灰烬。扛烧的,身被烈火狂奔。不着火的,见人就砍,恨不能杀出一条血路逃生。

    与火焰一同呼啸而下的,还有一双烧着金色火焰的翅膀。长长的火焰,将那双翅膀原本就很壮观的翼展,拉长到了与天际一样的宽度。就算他遥在天边,断崖底部阵亡将士的英灵们也能瞧得见。

    瞧见那双烈焰滚滚的翅膀,姬姚的心海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浪复一浪,他被自己心海的狂潮埋在了深海深处,一口气喘上不来,差点儿被自己呛死。

    姬姚双手按住胸口,硬压下了心中那阵悸动的狂潮。他周身真火,却跟那天际呼啸而来的太阳火,一并燎了原,炸了!

    那双翅膀,是他梦里追过那人。他在梦里追了二十几年始终没能追到他的身影,千回梦转,终于见了!他却双翼一展,在他眼前跳下了悬崖。

    梦里的遗憾转眼再见,碎的竟是自以为圆满的结局。

    战场上的滚滚烈焰,是火,是血,映着漫天血色,吞了天地,吐了云霞。

    旷野里哀嚎成歌,与烈焰一同呼啸。

    天地间,燃烧得只剩两字:悲壮!

    姬姚周身真火,被他内心的情绪引爆了,在血河里炸成一个火球。

    什么残尸碎骨,什么古怪魔鱼,什么蒙太奇统统被炸去了九霄云外。

    销金河的河面上,突然被炸出一个水洞来,血浪溅起百尺之高,无比壮观!

    《鹿驸马》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lufuma14/
上一章        鹿驸马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