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鹿驸马:第三十一章 神魔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鹿驸马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想起天葬台上那堆碎骨,姬姚总觉得心里梗着根鱼骨似的,泵一下,痛一下。他回头又骂自己:我是不是有病啊?

    我看你是真的有病,眼睁睁看着兄弟我在生死边缘挣扎,也不去倒杯茶来。左安琪要死不活的小眼神瞅着案上的茶碗,一点都不觉得这里环境陌生。

    姬姚一回神,从天葬台的碎骨堆里猛然惊醒,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要不要来杯咖啡?卡布奇诺,或者摩卡?

    左安琪抬起眼皮来,觑他一眼,还猫屎呢!巫人村有那玩意儿吗?

    她知道这是巫人村?这么说,左安琪跟岷岷的亡魂真的幻灭了?

    姬姚忍不住将手心摁在左安琪脑门上,你还记得你是谁不?

    左安琪火大,挥手将姬姚摁在额上的爪子拍开,怒道:姬老兄,你该吃药了。你兄弟我,左安琪!你不认识了吗?

    还知道喊他姬老兄,是左安琪仙女本仙。

    姬姚不给她倒茶,忍不住口干舌燥,自己起来倒茶喝水去了。两口凉茶下肚,她又十分嫌弃地放下杯子,躺回榻上去了。

    这茶不好。左安琪就着那斜倚美人榻的姿势,指隔壁六步孤鹿的房间,阿诺房里有罐‘清露’,解头痛的,你去帮我拿来。

    阿诺?她又喊驸马阿诺,他房里的东西她能如数家珍,还指使他干活。

    左安琪对这里不但熟,还公主病,看来是真的幻灭了。

    幻灭了,还能保持原有的记忆,或许这就是六步孤鹿说的差强人意——只是幻灭了,并没有变成另一个人。

    我知道了。姬姚冷冷淡淡地回应一句,抱起左安琪,往山下去了。他心里愤愤然骂的不是六步孤鹿,是唐教授:不晓得教授他老人家,是不是颠东了,竟然听信那花花公子的话,险些害了左安琪。注

    六步孤鹿向来思维严密,说话又温和有礼,唐教授信他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从地震现场,到古墓救援,一路不都是他的功劳吗?就连这会儿,捞人出来临阵做法的,不也是他吗?他老怎就不能信他了?!

    姬姚抱着左安琪,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只能回巫人村暂住。六步孤鹿放任他在前头一路狂奔,自己慢慢跟着就好。他闲来没事儿,还掺扶唐教授一把,可谓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典范代表。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呢,在驸马爷眼里,没有。姬姚潇洒离去的背影,落在他眼中,简直冷得可爱,毫无城府可言。

    姬姚抱着左安琪回了巫人村,守着她寸步不离。六步孤鹿扶着唐教授,比他晚到些时候,不过就晚了阿婆给左安琪换洗衣服那么点儿功夫。

    左安琪安然睡着。姬姚在屋里守着,六步孤鹿就在门外守着,还时不时扭头朝门里瞅瞅。姬姚压根儿没有机会血祭。

    他悻悻然走到门口,冷眼瞪向六步孤鹿,现在你开心了?终于将安琪与岷岷的幻灭做成了事实。

    不开心。六步孤鹿眼眸低垂,也是冷冷的。

    姬姚以为他要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结果,他老人家说了这么一句:我希望你没有把我唤醒,或者现在把我拆了送回去。挫骨扬灰,原地撒也行。

    你!姬姚瞪着他,咬碎满嘴银牙往肚子里吞。

    做不到是吗?你做不到,就别碍我好事。我可不想应了‘十愿菩提祭’,再听人吩咐,去干点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

    姬姚哂笑一声,所以,就可以让别人去牺牲?

    他搞不懂自己什么心态,分明是被拖来这里做祭品的,还要殚心竭虑地为他着想,要拿自己的命去替左安琪,帮他破解十愿菩提祭。

    我又不属于这里,一走了之不就得了?凭什么帮他破咒?姬姚心里骂骂咧咧的,一个白眼儿翻过去。

    六步孤鹿见他白眼儿,彻底笑了。一笑之后,他又收敛了神情,淡淡地对上姬姚眼眸,眼里却是散不去的笑意,不牺牲安琪,就得你来替我。你愿意吗?

    凭什么?姬姚不干了。他心想:这都什么事儿啊?!

    六步孤鹿瞧着他,依然淡淡的,凭你跟我一样,是天生的神魔胚子。

    姬姚脚底一滑,平地里踉跄一步,险些扑在驸马怀里。他赶紧的扶墙稳住,我,我怎么跟你一样了?我又没有散在天葬台上看过星星

    他心道:我一大活人,还没诈过尸呢?怎么成得了魔头?

    六步孤鹿抬手揉揉姬姚发顶,笑笑: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懂。

    姬姚头发剪得短,一根根的在头顶上站着,扎手,不像古人的长发摸起来又柔又顺。驸马爷随便揉了一下,很快就嫌弃地收了手回来。

    姬姚也很嫌弃地瞪他一眼,腹诽:这是把我当伽蓝公主宠了吗?

    《鹿驸马》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lufuma14/
上一章        鹿驸马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