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鹿驸马:第十六章 穿越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鹿驸马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穿越了吗?姬姚嘀咕了一句。

    什么?魔头背着他,问道。

    原谅他,不懂什么叫穿越。我的衣服还你给我。最后半句,姬姚没好意思说出口来。他也空荡荡的,只剩那么一件,真要把还衣服话说出来,感觉像在耍流氓还是算了。

    魔头抬手招来一卷风刀,风刀卷过古树枝叶,十好几片比巴掌还大的梧桐叶随风落下。劲风卷起梧桐叶,将他们送到魔头手里。他矮身在祭坛边上扯了根牵牛藤,将劲风卷来树叶串起来,反手递给姬姚。

    树叶裙要不要这么原始?!

    眼下,除了树叶,好像没有别的。借出去的衣服,总不能强行拔下来吧?跟姑娘们借衣服,也很丢脸,况且她们也穿得不多。树叶就树叶吧

    姬姚接过树叶裙系在腰上,很勉强地遮了个羞,心底一片喧嚣:真是个没良心的魔头,穿着我几大千买来的名牌风衣,串串树叶送我,就算报答?有本事,把风衣还我,你自己穿树叶

    姬姚的喧嚣,只是他自己的喧嚣,并没影响其他人自在。

    祭坛上那一男一女,背着他就聊起了正事,也不知道回避。不过,人家说的都是丰沮当地的古语,姬姚压根儿就听不懂哪里需要回避?

    魔头和岷岷说话,姬姚前后就听懂了一个词阿诺。这个词他在墓里听过,还有印象。另外两个像玉门、丰沮的发音,他不能确定,毕竟他研究得最深的不是古方言。

    不晓得两人说了什么,岷岷说着说着就低下头去了,声音还带了哭腔。姬姚隐约瞧见她腮边落了眼泪下来。他想上去安慰两句,转念一想:人家姐弟俩聊天,我凭什么上去安慰。再说,我又听不懂他们说了什么

    你俩完了没有?我朋友还被困在墓里呢!姬姚出乎意料地表现得很不耐烦。这么大一帅哥,能被嗑瓜子喝茶的闲聊无视掉,他很不爽!不是说,岷岷能带他们出来吗?人呢?

    墓里?我能带他们出来?谁?岷岷转身瞧着姬姚,一连几个问句,说着晦涩的古言官话。

    瞧见岷岷蒙圈儿懵得毫无边际的脸,姬姚恍然明白了什么。他眸光转向魔头。他知道他在看他,却没有转身过来。

    姬姚问道:这是穿越,还是幻境?

    岷岷一挑眉,无语:她可能完全不知道墓里发生的事情。

    魔头:他可能没听懂什么是穿越。

    姬姚换了个词:这是现实,还是幻境。

    魔头:这是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可能算不清时间。我死之后几年的丰沮。

    姬姚:,你,死多少年了?

    魔头:天祐元年。

    姬姚:一千四百六十二年。

    魔头:伽蓝今年过几岁生辰?

    岷岷:十八。

    姬姚:伽蓝

    魔头:一千四百五十二年

    姬姚:你死的时候,伽蓝八岁?

    果然,穿越了!大周帝国,天佑十年。

    魔头:下山给你找身衣裳。你朋友到了,穿好衣裳去找他们。

    魔头跳下祭坛,朝山下去了,轻车熟路的,仿佛走过无数遍。岷岷跟在他身后。岷岷的侍女们也从古树后面出来,熙熙攘攘地尾随在岷岷身后,羞羞怯怯地躲开姬姚。

    姬姚耳根一阵火烧,埋头瞧了一眼腰间的树叶裙,很是难为情。那魔头倒是潇洒,穿着他几大千买的名牌风衣,大摇大摆地领着群姑娘走了。

    姬姚啊,你真是圣母玛利亚!姬姚心底酸不溜秋地揶揄自己。要不是那条树叶裙太原始,不得不去找身衣裳来穿,他肯定不得跟那魔头下山。

    不跟他下山,去哪?挖墓?天佑十年,还没有丰沮公主墓

    好吧,反正现在回不去。既来之,则安之,把戏演完再走。

    丰沮在考古界还是张白纸。姬姚很想见识一下,天佑十年的丰沮,到底有什么传奇,能让一座公主墓沉在山里变成传说。

    《鹿驸马》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lufuma14/
上一章        鹿驸马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