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剑灵的为父之路:番外 好运与不幸的遭遇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剑灵的为父之路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算了,我说不过你,你爱怎么就怎么吧。

    放下手中的便当盒,里面还剩下一些蔬菜没有吃完,从小接受着和霓虹不同饮食文化的韦伯不是很喜欢吃那些东西。

    征服王探过头来看了一眼,马上就笑了起来小子,你还会挑食吗这可不是一个成熟的人该做的事啊。而且你不知道吗,挑食的孩子是长不高的啊。哈哈。

    无路赛,只是我不喜欢吃罢了,我就不信你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东西

    哈哈,不喜欢吃的东西本王自然有,但就算是不喜欢吃的东西,只要到了餐桌上,就都得带着感恩之心统统吃掉才行。

    哼,说得好听,那你倒是把我吃剩的蔬菜吃掉啊

    韦伯原本只是说的气话。本来他今天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会有某一个对他十分重要的人要离开一样,这让他从早上起床开始就有些心神不宁。就算是待在家里也觉得有些坐立不安,完全待不下去的感觉。所以他才会到超市大采购了一番,然后就带着征服王来到了自己召唤他的地方。按照相性来说,这一块地方的相性应该是附近和征服王最搭配的了,在这个地方,不仅是魔力的恢复速度会有所上升,就连征服王的宝具和属性都有可能会获得增强。总之,就是征服王待在这个地方的话,就像是身上套了一个多功能buff一样,全方位的战斗力都会有所提升。

    原本以为,来到这个地方之后,自己的不祥预感会有所减弱。但让韦伯想不到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中就越发地瘆得慌,就好像厄运马上就要降临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因为这样,韦伯才会越看越觉得便当里的绿色蔬菜是什么不好的预兆,索性直接不吃了。谁知道就这么就被rider说成是挑食,你才挑食呢,你全家都挑食。

    还有,什么叫做挑食的孩子长不高啊,难不成你是认为我的身高是因为挑食吗那明明是因为我的肩膀扛不起智慧的重量好吧这一刻,征服王在韦伯心里的形象简直就是一个魂淡。就好像房间里摆着一百个水壶,其中有九十九壶都是开水,结果他推门进去刚好就提了那第一百壶出来。简直岂有此理。

    就因为心里本就不高兴,还被征服王拿着伤疤一阵猛戳,韦伯才会气不过和征服王吵了两句,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加面红耳赤的画面征服王伸手拿起他的便当盒,直接就把剩下的蔬菜全部倒进了嘴里。

    你在做什么啊笨蛋

    相比起韦伯急得跳脚,征服王却是面色如常不以为意。就算是他生前,和麾下臣子将士一同吃饭的时候多得是,就算是吃一个碗里的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更何况是现在的英灵之身,进食不过是为了补充魔力罢了,只要心理上过得去,其实不管吃什么都无所谓。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

    话说到一半,韦伯突然觉得背后一寒,心中警铃大作,不祥的预感直接达到顶峰,吓得他直接就把剩下的半句话吞了回去,然后机械般地回头,入眼的是一个他现在十分不想要见到的人。

    没想到出来随便逛逛就这么巧遇到你了,我的学生。韦伯维尔维特。

    埃尔梅罗讲、讲

    没想到出来随便逛逛就这么巧遇到你了,我的学生。韦伯维尔维特。伴随着沙哑的声音出现在韦伯视线里的,正是由迪卢木多推着轮椅的肯尼斯。

    如果把韦伯现在的心理活动发到贴吧,估计是这样的。

    偷了老师的圣遗物参加圣杯战争,结果现在和rider一起被老师堵在小树林里面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原本,韦伯偷拿肯尼斯的圣遗物来参加圣杯战争就有一点一时冲动的意思,本身在想到肯尼斯的时候就有一点心虚,更别说是像现在这样被直接堵住了。想到这位讲师在时钟塔中著名的严厉作风,再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人家的底线啊,这么一想,韦伯直接觉得自己应该大概也许可能要凉凉了。

    不对,讲师你

    由于对肯尼斯的心虚和恐惧,韦伯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肯尼斯是坐在轮椅上的,现在猛然注意到,不由大惊失色。

    对于肯尼斯在爱因兹贝伦的城堡败给了卫宫切嗣一事,韦伯和征服王还是略知一二的,但他原先只以为是一般的受伤,只需要修养两天就可以的那一种。但现在光从肯尼斯坐轮椅来看,明显韦伯的猜想是错误的,甚至,看着肯尼斯脸上不自然的扭曲,韦伯心中更是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被卫宫切嗣的礼装起源弹打中了,全身魔术回路崩溃,兼全身瘫痪。

    换做以前的肯尼斯绝对不可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这些话,甚至就连自己被废掉这样的话都不可能跟其他人说的。但是现在,当肯尼斯一脸平静地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出这样的台词,韦伯突然觉得这个样子的肯尼斯更恐怖,比起以前的时候更加的让人感到害怕。

    只是此时的韦伯并没有太多关注肯尼斯带给他的压抑,而是更多地关注于肯尼斯所说的伤势,全身魔术回路崩溃加上全身瘫痪,别说是身为魔道天才的埃尔梅罗了,就算是自认为是没有天赋的韦伯,也觉得难以接受。没有天赋的魔术师,也还是魔术师,但是没有魔术回路,那就连魔术师都算不上了。更何况还有再加上一个全身瘫痪,而且对象还是拥有神童之称的肯尼斯

    说实话,虽然并不赞同肯尼斯有关魔道天赋的理论,但在韦伯的心里,未尝不羡慕憧憬着拥有天赋,拥有才华,拥有荣誉堪称是顺理成章地获得了绝大多数魔术师梦寐以求的东西的肯尼斯。可以说,除了追求根源,肯尼斯已经走在所有魔术师的最前列了,无论是魔道成就还是人生成就。

    韦伯一时冲动之下偷走肯尼斯的圣遗物前来参加圣杯战争,心中打着的其实只有两个想法。要么赢得圣杯战争,用胜利向肯尼斯,向所有看不起他,看不起所谓没有才能的魔术师的人证明,只要努力,就能够克服天赋和资质的差距。要么,就是死在这一次的圣杯战争中,成为胜利者的垫脚石。这样即便是以后再有人说,也是说他韦伯死于自己选择的战斗中,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是死了,也是微笑着的。不必像死于那些无聊魔术师的黑手中那样,不明不白又毫无价值。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以讲师你的实力,不应该会这样的。

    此刻的韦伯越发的觉得难受,自从参与圣杯战争一来,自己与rider一道,虽有波折却一直都是有惊无险。但是无论是实力、资质,亦或者是其他都要远远超过他的讲师,却不断受阻,如今更是因为圣杯战争而变成了这样对于任何魔术师而言都可以说是生不如死的样子。

    想到肯尼斯伤于战场,而自己却因rider的庇护而至今安然无恙,韦伯的心中没有任何的幸灾乐祸或者是庆幸之意,正相反,他越发地痛恨起一直待在rider庇护下的自己。

    对就是rider

    韦伯犹如被一道闪电击中一般,颤抖着看向肯尼斯。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对不对如果不是我偷走了rider的圣遗物,讲师的servant就应该会是rider才对。如果讲师的servant是rider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剑灵的为父之路》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jianlingdeweifuzhilu/
上一章        剑灵的为父之路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