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剑灵的为父之路:第一百八十九章 夜一的心里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剑灵的为父之路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剑燧也只能无奈耸肩。

    他可真的不是人类啊。

    为什么说真话也没人信呢。

    不过毕竟太年轻啊,遇到事情自然就慌了。

    这个回答灵王倒是很认同。

    虽然年龄不等同于阅历和心性,但是不得不承认,年龄对于这些东西是有一定的加持的。

    放心好了,就算你从那个位置上脱出来,也不用担心会变成她们那个样子,

    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真的是怕遇到类似的情况也变成这种矫情的样子,这个样子在灵王看来实在是脑子坏了,为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纠结的,又不是一男一女怕被骗,两个女人还担心谁骗了谁?

    喂喂,你这思想,有点问题啊。

    有吗?灵王完全没有相关概念。

    当算了,反正又不会毁灭世界。

    不会毁灭世界啊,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夜一突然有些情绪低落的样子,兄长全部战死,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做我的亲卫至少有一点好处,我的实力可以在她成长起来之前庇护她,而且还可以给她足够多的资源,不然只剩下她一个嫡系的蜂家不可能让她成长起来的。

    蜂家,再加上亲卫,剑燧已经知道夜一说的是谁了。

    正好我也想着小白和夕四郎都长大了,一个比一个不好玩,索性就当做领了一个小妹妹,虽然从年龄来看更像是女儿

    实际上夜一后来也确实是把碎蜂当做女儿辈在看待,毕竟当时她刚怼完了四枫院家所有的长老,奠定了第二十二代当家的无上权威,处于一个打死都不可能和白哉联姻,论及门当户对已经完全嫁不出去的状态,唯一心生好感的人又把一辈子生命献给了科研,想想与其找个不喜欢的人结婚还不如一直单身,实在想要孩子了收养一个就是。

    四枫院家家主还能养不起一个孩子?

    正好这个时候碎蜂,准确地说是蜂梢绫被送到了她面前,想着与其让她小小年纪到刑军里面受苦,不如自己来带,于是就把她带回了四枫院家。

    只是没想到碎蜂真的会拿着亲卫的标准来训练自己,夜一最开始也想劝说,但是碎蜂一句我的使命便是追随夜一大人就把她所有的话顶了回来。

    只能转而更多的资源,帮她处理好训练之余的其他事情。

    本想着碎蜂掌握了卍解终于能够释怀,却没想到她对自己的要求越发地严苛,训练强度甚至连我也感到心惊。我想告诉她,其实没有必要这样了,卍解已经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境界,已经没有必要这么拼命了,但是

    但是那种话没法说出口。

    因为曾经的我就是那个样子,所以看到她也那样的时候就没有办法阻止,唯一的选择只能在不远处看着,

    夜一很不喜欢这样,但是现实如此。

    剑燧轻轻点头。

    然而夜一最糟心的事情却不是这个,应该说如果只是这样反倒没什么了,毕竟她当年也是经历过这样的,甚至在家族内部的倾轧方面比碎蜂有过之而无不及,之所以心疼碎蜂也是因为自动代入了一个长姐甚至母亲的角色。

    不过到了后来,碎蜂成为了刑军新秀,也进入了二番队,若非前面的大前田希之进做的确实不错,可能她直接就成了副队长,那个时候碎蜂就在夜一的要求下稍微放松了一些了,至少会随着夜一外出游玩散心了。

    当然用碎蜂的话来说,就是万一夜一喝醉了遇到危险怎么办,身为亲卫必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她才会每一次都跟着去,却又一直滴酒不沾。

    然后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说老实话,之前剑燧对夜一和碎蜂之间的那点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他也不是整天有大把时间用来八卦的人,不会把视线放到这些事情上。

    但是现在听了夜一的唠叨,他也知道了大致经过,对此真的就只有节哀二字了。

    明明是拿着当女儿,至少也是当妹妹看待的人,最后却接受了醉酒下的告白,在当事人都没发觉的时候就完成了身份的转变,除了节哀剑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能说他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好了。

    古往今来不乏有人视女人如洪水猛兽,而剑燧看来已经不止是洪水猛兽了,道侣什么的完全就是道之大敌,一个不能志同道合的道侣,根本就是会坑到人身死道消为止的天坑。

    《剑灵的为父之路》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jianlingdeweifuzhilu/
上一章        剑灵的为父之路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