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浮生若卿卿:第三十五章 太子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浮生若卿卿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厅内静悄悄的,却不怎么闷热,宁湄刚从外面回来,带了一身的酸汗。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的凉水,咕咕的下肚,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这时坐在主位上的宇文忘忧抬了抬眼眸,出声道:去哪里了?这么热。宁湄端起茶杯正准备在倒一杯时,才侧头发现宇文忘忧旁边盛了一块儿冰。连忙走上前,边走边道:出去转悠一圈,屋里闷的慌。一句话的时间,已经走到宇文忘忧身边,只盯着那块冰,又问道:晌午刚过正是酷暑,太子殿下怎么有兴致来耑府?宇文忘忧皱了皱眉,但一下又松开,自从回来以后宁湄又只叫他太子殿下了。

    刚巧路过,想来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便过来瞧瞧。追随宁湄的身影,似乎她对自己带来的冰块很感兴趣。

    若是你喜欢这宇文忘忧难得再次发现宁湄有喜欢的东西,正想开口送她时,宁湄直接一口了断道:臣甚是喜欢这冰块,殿下可否割爱?宇文忘忧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看着宁湄有些喜悦的神色,不禁有些郁闷。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为何她不愿意直视自己?难道是因为皇城里的一些自己要娶天齐长公主的谣言?

    那就多谢殿下了。本来我府里也有的,只是前几日地窖被老鼠钻了个洞,所以冰块什么的都脏了。宁湄解释道。宇文忘忧笑了笑,似是不怎么介意一般,从袖里拿出一叠纸张,满满的收据帐子。宁湄站的不远,轻轻一瞟就知道这大概是什么了。昨日本宫整理私库,发现有几笔生意。只因当时皇帝命我督查时没有在意,如今想来你将是要入住东宫的,所以这几笔对你甚是有用。另外对于解耑府的燃眉之急也是足以。宇文忘忧轻轻巧巧的就将手里的东西安置在桌上,仿若真的不在意一般。

    宁湄心里只是一阵暗自冷笑,自从耑离事后,耑家身后的生意越来越少,合作商都开始想找新的门路,想尽办法的毁约。自己资历浅,没有什么人脉,但若是拉拢不了这些合作者,耑家在朝廷每年上缴的钱可是供不上了,什么皇家御商最后都会被皇帝罢黜。太子这雪中送炭的一笔不就是想吊着自己对他感激涕零么?然后好为他之手。不过他明明不是自己救命之人却是冒充这么久,让自己闷在鼓里。还有他先前利用自己引开追杀,以六皇子之名坐正元洲府,下毒毒哑阿三,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不可能成为自己的信任之人!

    迟迟没有的回应,令宇文忘忧推出去的纸张格外炙热,仿佛烫手山芋。他不悦的皱了皱眉,正想说话时,宁湄还是接下了,但做不做全在于她自己。宇文忘忧终于会心一笑,接着开口道:宁湄,此生你只会是我宇文忘忧的太子妃,我绝不负你。

    适当的表明心迹,宇文忘忧认为宁湄会感动,可她只是不咸不淡的笑了笑。

    毕竟她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也一不小心就情动的小白,男人的话,骗人的鬼。

    既然如此,臣手下还有不少公务没有处理,先就不留殿下用晚膳了。宁湄浅笑着下着驱逐令,宇文忘忧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嘱咐了几句多注意身子,便转身离开。

    等到一切都安静了,宁湄才收住了浅笑,她受伤的事失去灵力的事,只有她自己知晓。转身拿起那一叠帐子单据,缓缓走进书房,这单据是耑离给自己留的后路。

    宁湄一直忙到晚上,饥饿感充斥的情况下再也不能集中精力,顿下手中的笔,向着小厨房走去。小厨房灯光昏暗,里面早已经没有人,宁湄悄悄的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找到糕点存放处。嗯,真香。端起一碟绿豆糕,张开嘴大大的咬了一口,甜甜的味道使心情舒畅了许多。于是胃口大开,又吃了几个,才感觉唇干舌燥,四处寻找茶水。

    然而找了一圈,小厨房居然没有茶水,寻了寻水缸,发现居然是空的而且还有肉眼可见的灰尘。宁湄感到一阵郁闷,瘪了瘪嘴,于是又选择原路返回。小厨房离余月园稍偏远,但也是修在余月园里,宁湄闲庭信步的踏着月光,哼着小曲儿往回走着,脑海里不时还回忆着今天的所遇。还真能说自己运气好,久不出门的康王一出门就被自己误打误撞碰见。也不知道康王是个怎么样的人,与他结交到底对自己有无益处。长得谪仙似的人物,看样子平时也是附庸风雅,鲜少出门,不过要是他常出来不知要祸害多少怀春少女。想到这不禁勾唇一笑,现代不是有词语形容这等男子长得招蜂引蝶,情感问题变态得很。说是他身体有疾,谁知不知道他心里变不变态呢?

    突然意识到自己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猛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脸颊,舔了舔下唇,还是先去找水喝吧。

    疾步匆匆的走回书房,连忙倒满一杯茶,痛快畅饮。

    这时,一个风尘仆仆的青衣女子走了进来。宁湄知道谁也就没有转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留一拜见二当家。留一低着头,行事一片江湖作风,但是还难掩饰她动人的美貌。

    留一起身时,宁湄已经走回了书房的书桌旁,继续处理手里的事物。留一拿出袖里的暗报,递呈。宁湄接过这巴掌大小的匣子,通体漆黑,花纹神秘。这是自己接管以来第二次接触这个匣子,据说这个匣子水火不侵,能承百斤之力,是必有特殊紧急事件才会用。抬眼看了看留一,不过她却是自此以来见的第一面,因为自己实在好奇她与耑离的关系。

    北齐那一批秘密运输的货,似被人拦下来了。留一开口道。宁湄点了点头,自然是知道那一批秘密运输的货是什么。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沉思问道:可知是何人所为?

    留一微顿,道:无法确定。

    无法确定么?宁湄换了个手支着额头,想来现场也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算了还是自己亲自走一趟。打开手里的匣子,里面只躺着一枚带血的玉佩,腥味扑鼻,却分外熟悉。前几日自己处理事务时,忽然有看到格外熟悉的玉佩,才想起与自己在山里遇到的吟姗,于是有打算将吟姗从山里接来,帮她找找当日答应她的身世线索。宁湄神情一凝,连忙拿着仔细瞧了瞧,不时还用衣袖擦了擦。淡青色的纹路,简单的浮雕,像个半成品。

    果然是吟姗当初给自己看的那一枚!心神一晃,但瞬间又冷静了下来,眼眸一眯,这些人捉吟姗的人肯定来头不小,只不过那么隐蔽的地方他们是怎么找到的?除非自己身边出了卧底奸细。

    宁湄心神不宁的神色还没来得及收敛,留一又递上来的一道消息,令脸色更加不好。寻找解药的那一批人神秘失踪,令好不容易到手的高价药材也付之东流。留一说到最后,看见宁湄越来越黑的脸,也就噤口了。

    解药之事,另派人去寻找。

    派人继续寻找吟姗的下落。

    今夜子时,去北齐。

    连串的吩咐下来,留一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二当家的果断,领了命令匆匆出行。出来的路上又撞到了下午掌扇的小厮,小厮托着茶具,一不留心直接倒在了留一的衣角,但是留一身手矫健,侧身避开。

    啊,小的不知大人经过,无意冲撞还还请大人原谅。小厮惊惊恐恐的一下子扑跪在破碎的茶具上,直接扎得小厮鲜血淋漓。留一皱了皱眉,不管小厮的请求,直接走了出去。等到周围都静悄悄的时候,小厮伏小的作姿依旧如此,但是面部表情却是阴冷的可怕,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旁。

    宁湄跨步踏进耑府时,院里似乎安静得很,不曾多想,疾步匆匆便往余月园走去,今日浪了一天堆在书房的工作也该处理处理了。一想到一大堆的账本,又是额头隐隐作痛。

    自从阿三死后,宁湄身边就没有稳定侍候的下人,因为经常性的更换,使得一个人总是行踪不明。踏进庭院,只有主厅亮着灯,宁湄习惯性地皱了皱眉,这大半夜的耑府会有谁来拜访?按耐下猜疑,打消了直接去书房的目的,直往主厅走去。门口站着福恒,不过福恒却是在和一旁的侍者交谈,仔细看侍者的衣服却像是太子府的人。福恒感觉有人走来,下意识地转头,看见宁湄难得高兴的低声道:二当家,太子殿下来了,在里面等着您。在耑府所有人的眼中,太子与二当家配的很,不管耑府能不能与百里苏子争,始终支持他们。

    嗯。你们先退下。宁湄道。

    《浮生若卿卿》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fushengruoqingqing/
上一章        浮生若卿卿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