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风吟剑侠传:第二百二十七章 错牵姻缘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风吟剑侠传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人八马,一路趱行,倒也行得不慢,只一日时间已来到了济源,未进市镇,偶见两个拎着酒**喝得东倒西歪的汉子,互相搭肩而来。走近了方才看清这两个醉汉身穿破布汗衫,一个胸毛浓密,一个黄牙外迸。

    二流氓醉眼醺醺,忽然瞟见了马上的何如儿与凤小灵二人,眼神直勾勾地,吞了口馋涎,仰头灌了口酒,本想行无礼之事,又见两个女孩身后有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心中怯了,二人对头合计,胸毛汉子道龅——龅——龅牙这——两——两妞不——不错!原来此人是个结巴,醉酒之后说话愈发呆滞了。

    黄牙汉子道可惜旁边还有几个人,否则咱兄弟先玩了,再带回去给老爷受用。二汉边说边比划,说到下流之处,嘿嘿哈哈奸笑不住。

    这两个醉汉因喝醉了酒,虽是对头小声合计,在旁人听来犹然像是大声说话一样,司徒一世冷笑一声,面呈怒色。

    胸毛汉子见司徒一世似乎听见了自己二人的说话,又低声道不——不好——这家伙——伙看——看上去要——打——打——打——打人二字还未说完,忽见司徒一世人影已经掠下地来,一掌拍在了胸毛汉子肩头,喀喇一声,胸毛汉子肩骨断裂,打人终于挣出了口来,随之便是啊也一声,骨碌碌地滚到道旁荒草中去了。黄牙汉子吓得酒醒了七八分,连忙去草地中找那胸毛汉子。

    司徒一世吹了吹手,又返身上马,说道两个痞子,咱们不用管他们了,死不了。

    黄牙将胸毛拽出了草地,说道胸毛,你感觉怎么样啦?

    胸毛抚着肩膀,说道要疼——疼死啦!

    黄牙道你等着,我去叫人!

    欧阳白道多谢大哥!

    司徒鼎道贡无为这个小人,背叛了任一空后,跟着琴魔干了那么多坏事,定要他难逃公道!

    欧阳白又与厅中诸人互相见礼,欧阳少见了何如儿,怦然心动,走到何如儿身旁说道如儿妹子,你没事,那就好

    何如儿见欧阳少气色不正,一身衣服又脏又破,心中实是不忍,说道欧阳大哥,你也要保重身体啊。

    欧阳少擦去了眼泪,憔悴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些笑容,说道我没事好得很

    何如儿道那天如果不是你挡住罗刹门的坏人,我们和飞涯只怕都要遭了毒手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是

    欧阳少道如儿有难,欧阳少当生死相助!

    何如儿听欧阳少此言,脸泛红霞,说道欧阳大哥,你

    欧阳白见儿子欧阳少目不转睛地盯着何如儿,已知欧阳少是陷入了爱恋之中,他从小教导欧阳少不可贪恋女色,更不可为女色迷失自己,现在观欧阳少的一言一行,无不将欧阳少自己放在了何如儿之后,欧阳白心中有气,喝道少儿,不可言语无礼!

    欧阳少被喝声惊动,又觉察出厅内众人都看着自己,似乎觉得自己所言不妥,连忙说道朋友有难欧阳少岂能袖手旁观?余光瞥见欧阳白怒视自己,心中惧怕,蹑手蹑脚地躲到了欧阳白身后。

    司徒鼎说了何如儿的身世,欧阳白慨叹了一番,转头见欧阳少还在偷瞄何如儿,有道是知子莫若父,欧阳白长叹一声,忽然开口说道鼎兄,不知如儿终身之事如何了?

    这司徒鼎转头看着何如儿,说道如儿,你欧阳前辈问你话啦。

    何如儿心中想起叶飞涯,脸色更起红晕,忸怩起来,说道什什么终身之事啊?不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目光迷离中,忽然与欧阳少四目相接,浑身一震,将头转了过去。

    司徒鼎见何如儿如此娇羞,一阵大笑,道女儿家这么大啦,该当嫁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欧阳白见何如儿不经意间与欧阳少对视了一眼,还以为何如儿心中所想的是欧阳少,暗道这如儿姿色确实出众,难怪少儿迷恋他,看如儿的样子,想必也钟情我家少儿?于是开口说道鼎兄,小弟有一个不情之请。

    司徒鼎道贤弟有言,但说无妨,愚兄若能力及,定全力相助。

    欧阳白道犬子至今未娶,如儿至今未嫁,若是鼎兄不弃,你我两家就结个姻娅之亲如何?

    一旁的乔八听欧阳白要为欧阳少与何如儿牵线,大笑道这可是好事一桩啊!

    欧阳少知道自己的心思已被父亲窥破,听欧阳白亲自开口向司徒鼎提亲,心中怦怦直跳,紧张得口干舌燥,想阻止父亲的言语,却又偏偏开不了口,明知何如儿对自己毫无爱慕之情,却又存了万一之想,因此对欧阳白所说之事是又期待又惧怕。

    忽听得一声大叫不行!

    众人一齐望向何如儿,见何如儿跳了起来,气得脸色通红,双眉斜轩,反对的神色十分坚毅。

    欧阳少见何如儿如此反应,脸色忽转苍白,霎时血色全无,身子颤了一颤,险些站稳不住,干咽了一口吐沫,想要攥紧双手,却始终攥不起来,拽着自己的衣角,以掩饰自己的惊慌失措。

    司徒鼎沉吟道如儿,你——

    我说不行!如儿打断了司徒鼎的话。

    司徒鼎道你的终身当由风寒来定,他现在不在中原,你说不行,倒也不无理最后一个由字还没说完,又听何如儿道我的终身我自己定,我爹说话也不管用!要知古时女儿家的亲事全由父母指定,何如儿大叫自己终身自己定在众人看来当真是无父无礼之极,众人见何如儿语气十分冲,丝毫不给司徒鼎面子,都暗怪何如儿没有家教。

    欧阳白见何如儿如此反对,深觉大失脸面,他原见欧阳少钟情何如儿,又误以为何如儿也有意欧阳少,于是想出面将两个年轻人的事定下来,料想凭自己与司徒鼎的交情,此事十拿九稳,不成想搞得如此尴尬,当即说道既然如儿看不上我家少儿,那也罢了。

    《风吟剑侠传》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fengyinjianxiachuan/
上一章        风吟剑侠传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