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刀塔辉夜纪:第五十章:陈7·偶遇教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刀塔辉夜纪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人没有多说什么,慌忙站起来,打起精神说道,啊,对不起,祭司大人。楼上都是空房,您随意,需要热水就说,对了,我这就去烧。亡者勿惧,死亦是生。

    亡者勿惧,死亦是生。

    一间需花费多少?

    此时戴泽和哈斯卡走了进来,但他俩的脸庞被面纱掩盖。戴泽不喜欢普通人看到他的模样,至于哈斯卡,戴泽则命令他不能露面。

    一间,可,问题是你们有三个人。老板支支吾吾地回答

    许多人死于话多。戴泽开口道。

    是,是,大人。

    三人住一间也是戴泽的主意,他认为哈斯卡的大脑有问题,不说话不睡觉不吃饭。

    于是,唯一的床铺理应让给戴泽法师,陈只得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休息,哈斯卡大多会默不作声地缩在墙角。

    哈斯卡,我警告你别说话,虽然你基本不开口,但我还是得警告你。戴泽躺在床上,叹了口气,月亮太亮了,残忍的月光会散播冰元素吞噬活物的热量,人类却喜欢看到又圆又大的月亮,真是愚蠢得可笑。

    恩。哈斯卡这才反应过来回话。

    以前有两个月亮,你知道吗,我们得庆幸不是生活在那段岁月,没有夜晚,便少了些情调,野外偷情也成了问题。

    陈也听说过,他把这些故事当成野史趣闻,谁也无从考证不是吗。据说,早在诸神之战以前,天空高悬着两枚月亮,破碎的那颗叫癫狂之月。也称狂月,因为它极其不安分,明暗没有固定的规律。不过也有人说那只是看起来大一点的星星,有一些学者甚至认为该月远不如星星大,只是离我们很近,所以看起来大而已。那时候的夜晚远没有现在黑暗,满月那天,如果狂月心情好,它散发的银色光辉不亚于月之女神赛莉蒙妮。

    黄昏出发,直到深夜,爬上一座矮丘。哈扎达尔城黄色的城墙在月光下清晰可辨,没有象牙城那般恢弘庄严,城垛边零星的火炬也显疲态。

    就在几个月前,哈扎达尔城还是他见过的最繁华的城市,而今,眼前的一切宛如泛黄的画卷。

    城墙上的黑铁骑士看到教会的黑色斗篷后,慌忙打开闸门。

    黄昏来临,即出发去霍文城。进城前,戴泽命令道。

    天亮后,我会直接去秘湮学院,并不做过多停留。陈低头盯着笔直的街道说。

    此时,一位白银骑士驱马过来,盯着他手中的法杖,随后在他马前单膝跪地,让他略显尴尬,大祭司大人,在下任凭差遣。骑士受命于祭司。

    不必,主祭大人要求我们秘密行事,给我们找一处清静的旅馆即可。戴泽尖刻地说。

    骑士惊慌地看着蒙面执杖的戴泽,是,大人,在下即刻就办。

    为何守城的骑士寥寥无几?戴泽责问。

    大人,代理城主布隆今天带着大部分骑士去了霍文堡,其余的驻扎在林地南部的营地。白银骑士仍跪地不起,大人请放心,这里十分安全。

    还是保护好你自己吧。戴泽驱马绕开骑士,上前带路。

    可要通知大祭司,他定会好好招待您。

    你不懂秘密行事的含义?

    骑士再次鞠躬致歉。

    城外宽阔的驿道一度是回家的阳关大道,熟悉的秘湮火山出现在视野尽头,与之毗邻的尼西埃山脉,其顶峰依旧冰雪覆盖。他的部落村庄就在秘湮火山底部,燃烧沙漠的边缘。若是往常,他定能看到部落广场的瞭望塔。

    抵达秘湮山脚时已是正午,他看到村庄的模样,瞭望塔已然坍塌,大部分的房子也是同样的命运,只剩几堵低矮而残破的石墙。

    族人被教会骑士团所杀,没有墓志记载他们的勇敢,没有吟游诗人歌颂昔日的辉煌,更没有换来一丝半点的同情。

    家破人亡,唯他苟活。他发觉自己竟如此的不堪,他却成为教会的祭司。

    他要活着。陈一夹马肚,奋力冲向山顶的秘湮学院。

    据守学院的骑士已经撤走了,他提着主祭的赠品下马,熟悉的楼梯、熟悉的广场。

    一群年轻学士的在围住他,您是祭司吗?

    但是他胸前没有徽章。一个说。

    《刀塔辉夜纪》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daotahuiyeji/
上一章        刀塔辉夜纪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