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

朝阳仙宗:第十五章 出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朝阳仙宗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高军的爷爷高鹏是门宗大长老,手握一众人马调动之权,算是门中权势最大的几人了,但是能更进一步的话自然更好,高军此时心里十分激动,如果万仞山那边真有什么大动作,自己提前知道了消息自然能提前做好准备,一步先,步步先,要是自己的爷爷凭他的消息真获得什么大好处,自己地位更进一步也不是梦想了。

    离开张浩后,心怀梦想的高军十分激动的找到了高鹏,做为大长老,别人或许难以见到他,但作为孙子的高军自然十分简单,高军看到高鹏正坐着喝茶,心情不错的样子,遂上前说道:爷爷,我这得到一个重要消息,咱们去密室说吧。

    高鹏诧异,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这孙子一个什么消息,居然还要去密室说,他打听到什么见不得光的消息了,心中一时兴起便应了下来道:跟我来,你小子到底打听到什么了。

    密室高军来过几次,十分熟悉,等高鹏关上密室的门后他就忍不住喊了起来:爷爷,机会,机会啊,我打听到万仞山可能要发生什么事了,九黎那种大部落居然整个部落可能都要迁移,一定有大事发生,爷爷你赶快派人去盯着,要是能得到大功劳爷爷你的地位更近一步也是可能的啊。

    消息准确吗?高鹏严肃的问道。

    随即高军一五一十的把他和张浩的事情说了出来。

    去把那小子抓回来,先关起来,消息是假的就杀了,如果消息是真的就决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事你去办,别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先去城主府那边打听一下,万仞山那真有什么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到现在我都还没收到什么风声,这事也许是那叫张浩之人的缓兵之计,但涉及到万仞山,还是要小心打探一番,去把,事办漂亮点,别让人怀疑了。更加老谋深算的高鹏自然明白这消息带来的后果,不管大事小事,万仞山中的事都值得关心,何况这次还涉及一个大部落整体迁移。

    是,孙儿明白了,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的。高军发现爷爷十分重视这事,如果消息是真的,那他这带消息来之人自然是有一份大功劳的,他自然更加激动,说完话便迫不及待的要去抓张浩了。

    张浩此时对这些自然是一无所知,以为事情过去了的他正为随时可能完成同化的至尊血发愁,按说以他的修为,即使有波动散发,能感应到的最高也就是练体修为,以他的手段应该能应付过来,但就怕那些凡人、蛇虫鼠蚁什么的疯狂朝他涌来的场景被人发现,至尊血被分食有什么好处他不知道,但被那诱惑波动吸引后的反应他是亲身经历的,那场景要是被人发现,傻子都知道肯定有情况,这会他正琢磨是不是先带上白额虎去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躲,等同化完成就先取白额虎之血试一试,但他又怕很长时间都无法完成同化,那就是耽误他宝贵的时间了,毕竟从得到至尊血到现在都两个月了还没完成这一步,谁知道下一个两个月能不能完成呢?无法知道同化进度这一点实在无法让他心安。

    张浩,出来吧,别让我进去请你了。一个听着十分随意的声音突然响起。

    正在张浩琢磨着的时候他又听到那烦人的声音,本来就十分头疼的他立刻怒火中烧,想他原来是什么身份,这渣渣是什么身份?就是落难之后一直委曲求全,碰上的也是幽冥那种渡劫的程度,现在自己时刻都要为大危机担忧,这一个练气小渣子还时不时来找自己麻烦,张浩不是有什么霸道性格之人,即使处于朝阳宗那种环境下他都不是一个飞扬跋扈之人,但是他现在只想叫这个烦人的练气渣渣死。

    如果碰上化神之人,张浩一点想法不会有,就算有击杀之力,他动作不可能有化神之人神念快,但是一个练气修士而已,高军以能御气飞行,御物攻击,正常情况随便磨都能把自己磨死,但如果让自己近身了自己还是有机会一击必杀的。

    不是瞧不起白鹤门,但区区一个白鹤门长老之孙,不可能有灵性高到能自动防护的护身法宝,灵宝更是笑话,唯一有可能的只能是练过护体功法,修为不深厚时是没有什么护体灵气说法的,能被动护体必须是专门练过这样特性的功法,或是到修为深厚到体内灵气溢出,溢出灵气开始自发运转形成护身气罩,后一种可能不会发生,以高军年纪和身份,修炼比较难成的护体功法可能性应该也不大,所以只要偷袭成功,绝对能干掉他。

    以高军那在自己面前不可一世的样子,近身以成定局,麻烦的是怎么才能成功出手偷袭,出手后就会迎来反杀,没成功的话他将毫无抵挡之力,必须得想办法找机会。

    心中有了决定的张浩走出了院子,果然是高军在院子外,他走上前问道:不是说好我们的事过去了吗,难道你要一点信用不讲?

    听了张浩话后高军冷冷一笑道:哈哈,可笑,先不说你那消息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不一定能给我带来利益,我为什么要放过你,直说了吧,就是我得了好处也不会放过你,信用?笑话!说起来都是命,上次找你你如果没有这么多废话,直接自断双臂,那也就是落一半残下场,现在你还能不能活着都不一定了。

    虽然心中一直在思索怎么才能找到机会斩杀高军,但听了他的话后张浩又是一阵怒火烧来,都是命?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命的,无法可想的张浩只能用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强攻。

    看样子我是没什么好下场了,反正逃不出你手心,要杀要剐随便吧,不过你是别想得到白额虎了。说完张浩转身闪进院子中,这么点距离高军还是拦不住他的,他准备和白额虎一起强攻,他加白额虎也不可能是高军对手,想下死手的话最多也就撑个一招半式,张浩赌他不会杀白额虎和自己,这几率应该很大,毕竟对高军来说收服白额虎也就是顺手之事,专门从城中来抓自己定是不会让自己就这么死了,而他看不起自己,这可能就是机会,先示敌以弱,只要白额虎强攻成功,或许可以趁着高军不在意自己从而发动致命一击。

    看着张浩的样子高军十分不屑,张浩的白虎什么档次他早已知道,张浩什么档次他更是清楚,一个区区练体之人,甚至看气血体魄还不是根基深厚之人,也就是刚刚强化到能练气的样子罢了,这种人他一巴掌就能呼死一个,白虎更是平常野兽一只,没觉醒血脉之力,什么后裔都是白搭,自己看中它就是占了个城中稀少罢了,不然端上餐桌都嫌弃它灵气不足,所以对张浩想拿白虎做什么并不在意,而当看到张浩骑着白虎像他攻来更是看傻子一看着张浩,不过也也乐的陪他玩玩,毕竟修炼不是为欺负别人还有什么乐趣?反正他一直是真的想的。

    张浩骑着白额虎冲出来时看高军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中安定了不少,就怕他飞得高高的御剑攻击,既然他这么等着自己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了,驾着白额虎扑了过去。

    白额虎不用他管,自己是又咬又挠的,它是普通野兽,没什么本事,自然是这么几下翻来覆去的,对付山中野兽还行,对付高军一点效果能没有。

    张浩在白额虎扑上去时也从白额虎身上跳起,大鹏展翅状扑向高军,但他待遇可没白额虎那么好了,高军确实没想伤着白额虎,所以都是以闪避、拂扫等柔和手段对付它,但对不识相的张浩自然要给点苦头吃了,也没动用气,就仗着比张浩强上几倍的体魄,每次张浩无脑扑来之时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飞出去。

    张浩为了让高军放松警惕,等待致命的机会,没用任何攻击手段,就是表现出一副一定要杀了高军的样子,以全部的速度与力气无脑扑身而上,在高军打他之时还以一顿王八拳,他的表现没有一丝虚假,对高军的必杀之意,全力爆发的速度与力气,他只藏拙了一点,那是连常以近身战斗,修为到了虚境的九黎勇士赑都被激起战斗**的战斗技巧。

    高军自然能感觉到张浩的心思,瞧张浩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就是一顿舒心,他最喜欢的就是看那些打不过他之人恨不得把他抽筋扒皮却无可奈何的模样,这比每天听那些溜须怕马之人的奉承更爽,一个是靠他爷爷的关系,一个是因为自己努力的原因,爽快感差别巨大。

    每次张浩扑来,那拼命的样子都能让他暗爽,但自己得保持一副高手风范的蔑视模样,这简直太爽了,平时努力修炼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这一刻啊,张浩爆发的速度快,自己就更快他一点,游走在他那毫无章法的王八拳之中,让他那自己为的一顿必杀之拳挨不到自己分毫,尽显世外高人一片淡然之色,可惜这次为了保密,没有带那些可能是卧底的狗腿子来,不然更是完美。

    经过来来回回这么几十次,张浩已经变成一副猪头的模样,风箱似的喘着粗气,白额虎也是体力消耗不少,知道打不过眼前之人,正在声色历茬的对高军咆哮着,而高军此时也爽过了最高点,看张浩白额虎都不行了的模样,也打算结束这次略有不完美的战斗了,他要以高人的风范来为这次战斗画上句号,他蔑视的对张浩说道:我有些厌倦了,进招吧,一击,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

    张浩看他样子就知道这是他准备下狠手了,也是最后的一击,同时也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一个一直在等的机会,上说着就再次冲向高军,白额虎不知道张浩在说什么,但不妨碍它看见主人攻击的样子,知道猎物惹不起,它也毫不犹豫的在次扑击。

    几十次的重复,几十次的爽感,还是一模一样的大鹏展翅,还是一模一样的必杀王八拳,高军的身体比他的意思更快一步,条件反射的完成了一个动作,身体微微一动退步闪过自上而下的必杀,高抬右手,一巴掌对着张浩脑袋扇了过去,这一套动作他做了几十次,嘴边虽然说着什么一击差距的话,身体还是十分老实的完成了重复的动作,只是这次下意识的用了更强的力量,这边巴掌呼完正反身要给扑来的白额虎一下狠的,却突然身体卡住,又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力量打破肢体平衡,紧接着只感觉体内突然暴走的气的反噬,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糟了!

    张浩对这可能是最后一击的一次攻击是聚集了全部的精气神,同样的小跳前冲,同样的挥拳下盖,不一样的是这次的中途变招,争分夺秒的场合,非生即死的一击,本就战斗经验十足,战斗风格快狠准的张浩,在高军闪过他挥舞的拳头之时便中途收手作爪状,扣住正好呼过来的右手,顺势拉过,被突然施力打破了平衡高军自然顺着这股里倒向张浩,而张浩早已准备多时致命一击随之击出。

    你爷爷死了。等牛顶天坐落,张浩直接的对他说道,这种事加工来加工去还是要这么说,说得在圆滑也没什么意义。

    张大哥你说什么?牛顶天问道,好像他刚刚没有听清楚张浩说什么似的。

    你没有听错,我说你爷爷死了,遗体还放在他死亡的地方。张浩尽可能的平心静气的在说了一次。

    呵呵,张大哥你开玩笑的吧,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我爷爷怎么可能会死,他还说要教我强大的功法呢,在说了,张大哥怎么可能知道我爷爷死了对吧!脸色变得惨白的牛顶天对张浩说道。

    张浩:你爷爷就死在我的面前,他把你支到这里来之前就交代好了后事,第一次我去你们村子时他就要我照顾你,你之前不是问我要去哪吗?我就是去找你爷爷了。

    呵呵,这种事怎么可能嘛,我好好的要你照顾干什么,我爷爷比你也没大多少,怎么可能会死,在说了,你们又不认识,他要你去找他干嘛?不可能的,我要回去,我爷爷说不定已经回来了,我都两个多月没回家,他肯定回来了,他还要教我功法呢,肯定回来了。牛顶天说完不等张浩说什么,就冲出了张浩房中,像他的家跑去。

    《朝阳仙宗》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chaoyangxianzong80/
上一章        朝阳仙宗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