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

朝阳仙宗:第四章 拜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朝阳仙宗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黄泉宗张浩知道,也不是小门小派了,比朝阳宗差不少但还到不了巴结奉承的地步,算是天下宗门第二梯队,还是靠前的,但幽冥到底也就是虚境而已,在外面还算个人物,在朝阳宗这种大宗门前执弟子礼不算辱没他的身份。

    幽冥有要事相求,还望贵宗召见。等一会后不见回应的幽冥再次出声。

    幽冥不敢多言,望请贵宗赐见一面,幽冥有要事相求。又是半晌,不见回应的幽冥在三开口求见。

    怎么回事?这可怎么办,连个童子也没下来,想传话都没办法。久等没动静的幽冥起身疑惑道,但他又不敢使法力传音上朝阳顶,私自进入云峰更是不可能,要有人想理他即便是轻言细语朝阳宗大能也能知道他在嘀咕什么,自会派童子引路,又不是隔了十万八千里的,所以没人来领他入山他是不敢进去的。

    哎!看来没办法了,只能在这等着了,你小子愁眉苦脸的干什么,告诉你,千万别乱动乱跑,看老祖我的做派你就该了解这地方了不得,万一有事我即便想救你也是没办法的,好了,就在这里休息吧,实在进不去也没办法,只能等上两个月了,希望能有人下山就好了,老祖我也没心情管你了,该告诫的也告诫你了,你自己打坐修炼去吧。幽冥显然没达到目标,心情自然也不顺畅,但在这里他可不敢炸毛,因为山上还有很多脾气更不好的。

    张浩收拾完现场,没功夫多体会新的身体状况,又易容成一个中年汉子后动身往外挖去,这时候他想用遁地、工具、但他什么都用不出来,连之前拿出来的东西都放不回纳戒了,太阳之力结晶直接吞入腹中,让正阳之种吸没了,炼日旗放入怀中,在没有太阳之力波动的地方它没有任何神异之处,上古大能来了也没法发现神威,就是之前布阵的材料只能埋在地下。

    对他来说确实是普通的物品,但他知道对散修或背景不深之人就不一样了,说普通只是应为在朝阳宗随处可得,但那到底都是万仞山中众修士们的上供之物,朝阳宗不事生产,没有开辟灵田矿场,所有东西全靠上供,能上供的东西或许不全是珍宝,毕竟没那么多珍宝,但如果谁用垃圾糊弄,下场就是灭宗灭族,虽然都被朝阳宗压迫得怨声载道,但只要有地方腾出来了自然立马有人补上,万仞山这种地方永远不会出现没有势力占领地盘的情况,中土能比万仞山脉更有底蕴的洞天福地都不存在,也就有个号称万山之祖庭的昆仑是同级而已,都是能供养众多上古大能之地,中土的物宝天华,资源无数名头是因为所占的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中土宝地太多了。

    高等纳戒很安全,如他这个虚空环,一般纳戒还有可能被人抢了破开空间盗取物品,但高等纳戒但凡被不正确的力量侵入就会自动的放逐所束缚的空间,远古、上古大能或许有能力解决这问,毕竟他们本来就能立足足于虚空,深入混沌深处,但碰到他们要抢张浩,那他自己把东西送出来更好一点,起码不用受人操控了,而所有的纳戒开启都要一点能量做引子,好在虚空环本就毫无宝光,没见识的也发现不了,逃出宗门时他便把身上所有有宝光的东西收进了纳戒,所以这么出去也不用担心有人杀人夺宝。

    体质变差了连挖掘的速度都要变慢不少,而且现在的他也不可能在很长时间的不吃不喝了,练体筑基这阶段最是需要吃食来补充强横的身体所消耗,所以他才连体会新身体的时间都不愿浪费,别没被仇人弄死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没功夫感应花了多长时间的张浩就是沿着来路一直往上挖,随着一阵阵空洞的响声,他知道自己快挖到地方了,果然没一会就挖到了废弃的洞穴中,洞穴依然一股荒凉味道,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人来过,松一口气的张浩走出了废弃洞穴。

    他要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在气血被抽取前他是被自己散发的气血波动吓了一跳的,正常情况是能感觉别人的气血波动,自己是无法感应自己的,但他却因为气血过于浑厚影响到了周身范围,这种程度的气血爆发出来肯定会出事,亏自己还想靠那垃圾阵法掩盖一番。

    一边小心翼翼往朱雀城移动,一边心惊胆战的看着四处散发混乱灵光的战斗残痕,出了洞穴往北还没走一天他就开始发现了战斗痕迹,而且越来越多,直到发现几处明显是不久前留下的痕迹后他心都要揪在一起了,现在他倒是不担心仇人认出他了,但是他怕碰上更惨的情况,死在战斗余波之中,或被人当做路过的蝼蚁或是发泄的工具随手捏死,那种死法比死在仇人手里都不值。

    张浩一直小心翼翼的移动,却不知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人收入眼中,就在他身后不足十米的地方一直吊着一个人影,有趣的看着张浩探头探脑的模样,一个还算体魄强壮的中年汉子,行事却犹如老鼠般的畏畏缩缩,看得他想起自己弱小之时,当年的他出来找资源时想来也是这样一番模样吧。

    小子!你鬼鬼祟祟的是想干什么?人影开口喝道。

    突然听到声音的张浩简直吓得魂飞魄散,自从宗门出事以来他一直受到危险的压迫,就算情况好转没有那么危险了也该没缓过来,潜意识一直紧绷,这时他正小心翼翼的避免危险之时突然一个高喝之声出现在离他如此之近的地方

    谁?张浩条件反射般的瞬间转身,一个身穿大紫衣袍的老者出现在他眼前。

    你这小子这般年纪简直简直活到狗身上去了,难怪这么大年纪还是区区练体修为,这般胆小行事还修炼干什么,老老实实蹉跎一生倒还安稳。看张浩胆小的模样紫衣老者一番嘲讽。

    前辈小看我了,我这是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还没缓过来罢了,前辈别看我才区区练体筑基的修为,那是我想在这时候打好根基,不然我早就练气了。张浩摆出一副老者不识得人才的样子。

    观你气血还算充盈,但就你这进度还打什么根基,你这小子这辈也就这样了,跟老爷子我说说,你是经历了什么生死大劫。对张浩的资质老者是不关心的,一个几十岁的人了还在练体,此生也就这样了,但张浩说的生死大劫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以他的性格平时对蝼蚁是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的,也就是刚刚张浩勾起了一丝他对当年还弱小之时的缅怀罢了,所以他倒也想听听看这么弱小的张浩碰上了什么生死大劫。

    前辈是不知道啊,本来我好好的在采集药草,正小心翼翼的打理之时,突然不知道哪里飞来一道寒光,差点把我斩杀当场,好在我命大活了下来,但还没缓过神呢,又有术法余波扫了过来,差点没把我吓得魂飞魄散,立马我就逃走了,然后又碰上几处战斗场地,这我能不小心吗,要是哪里又飞来一个什么术法把我轰杀,那可真是冤都没地方喊啊,我要回朱雀城,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张浩面露惊恐的说道,随即也转身继续前往朱雀城,说的话都是假的,但他的神情,恐惧的心里没有一丝作假。

    哎,这种时候你还敢出来采药,你是散修吧?想想也是,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在练体,除了混得很惨的散修也没别的了,小子,我看你还算顺眼,跟我走吧,以你的资质自己练也练不出什么名堂了,入我门中到有可能混出个金丹圆满。不知道为何,看到张浩的神情后,老者心中升起了一丝丝感慨,到了他的境界心里很少在有杂念的,但自从看到张浩探头探脑的模样觉得有趣而决定跟着看看他想干嘛后,他心中已经升起过几次不同的情绪了,也许是大战之后心境还未平复?也许是张浩勾起他对往昔弱小之时的由头?不管怎么样他决定做次好人,拉张浩一把,以后张浩成就如何他并不在意。

    前辈想收我为徒?张浩面带诡异的问,这感觉太熟悉了,这不正是自己弄死那练气小散修前的借口吗,而且这老者看起来有点修为的样子,怎么无缘无故想收自己为徒?

    哈哈哈哈,收你为徒?你倒是敢想,我幽冥活了三千多岁,还从没收过徒弟,就你小子这资质还想做我徒弟?做梦都别想梦到,小子,走吧!老者听到张浩话语就乐得不行,想拉张浩一把都是难得的善心了,嘲笑完张浩后也不待他说说话,直接抓起来就御气腾空而去,刹那间魔气弥漫,冤魂厉吼。

    张浩被抓起之时心中就闪过不妙的念头,可惜他念头都没有老者行动快,更别说阻止了,回过神时已经在天上飞行了,方向是,万仞山!

    魔气是一种统称,灵气向生,魔气向死,有毁灭属性灵气不少,但实际上它们都是向生靠拢的,例如火,火过之处寸草不生,但不提火那代表希望的意义,草木灰烬之处来年必将有更为茁壮的生机复苏,甚至还有雷这种连代表的都是狂暴、毁灭的灵气,但惊蛰雷过,万物复苏!魔气就是纯粹代表着破坏,代表着消亡,魔气中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死之力了,死亡的力量代表着终结,即便是天地都有轮回,无所不能的无上大能者都会应为创造真正的生灵而死,何况别的。

    张浩感受着老者御气腾空时散发的魔气一阵无语,特别是飞往的方向是万仞山时更为头疼,修炼魔气有一个特性,侵蚀,魔气代表的就是毁灭,它不会应为是你修炼而来就对你特殊照顾,修炼魔气者根据吸纳炼化气的属性所受侵蚀程度不同,修炼者会因为长久的修炼而受到同化能抵抗一部分侵蚀,因境界高低掌控气的程度抵抗一部分,但无论什么手段,只要你修行了魔气就代表会被侵蚀,这点是无论修为高低都无法避免的,包括远古大能,唯一知道能免疫魔气的就是在魔气中诞生的魔族,并且他们也只能免疫同属性而已,就是这样魔族也在种族之战中基本被杀光了,张浩现在很担忧自己的未来,修炼了魔气基本就代表他完蛋了,即使是太阳之火洗练也无法让他回到没有被气污染的先天之体了,修灵气会让躯体受属性灵气蕴养同化,洗练后只是代表这一部分打回原形,修炼魔气会被魔气侵蚀同化,洗练代表的就是这一部分会跟魔气一起消失。

    小子,你好像很有眼光啊,你在想什么呢?幽冥似乎察觉到了张浩发现他御使魔气时的不自然。

    我在没眼光这鬼哭神嚎阴风阵阵的我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啊,前辈我要是说我想回朱雀城了您老人家会放我回去么?张浩倒也不遮掩,发现他神态又有什么问题?这都被魔气阴魂笼罩了,要是还睁眼说瞎话那是把幽冥当白痴了,而能修行的白痴都死在了练体练气这里。

    嘿嘿,看着一把年纪了,但小子你果然还是太年轻啊,识不得好货,知道我为什么叫幽冥吗?那不是我的名字,也不是道号,那是因为我修炼的幽冥**,我靠这九幽鬼气横行天下,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天下哪都去得,闯下了一番名号,这是那些手下败将对我的称呼,我觉得不错,就拿来当名字了,就你还想学幽冥**?哈哈哈哈。说道自己最得意的地方了,幽冥也是兴致大起,说道尽兴处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既然前辈不传我幽冥**,抓我做什么?前辈好像又不是要杀我的样子。让我回朱雀城不行吗?之前是不知道,但当看到幽冥御气腾空的模样和飞往万仞山之时张浩就知道他是谁了。

    虽然没见过但也知道幽冥这号人,以前来万仞山讨生活的都要守一条规律,虚境以下无所谓,自有万仞山中各势力解决,虚境来了通通报备通知朝阳宗,而度过雷劫之后的更是通通要亲自到朝阳宗领通行令,除了神灵境来了能高看一眼外,龙来了得盘着,虎来了得卧着,不遵规则者通通打死,而幽冥正是来万仞山讨生活之人,虚境之人,张浩能记住这号人完全是因为据来通报的势力说他那片地方来了一个魔头,张浩那时好奇,是通报而不是来领通行令就说明还是没度雷劫的虚境之人,这种境界居然能让万仞山中势力称之为魔头,本是打算找过来看看是个什么人物,后被别的事一耽搁就给忘了,以他那时的身份能进他耳中的虚境之人不多,幽冥是一个。

    你小子也是命好,本来我是心情很不好的,一般这时候碰上我的都成九幽鬼气的一部分了,但不知为何看你小子顺眼,想拉你一把,免得你蹉跎一生,到老也只能在练体等死,以你的资质想学幽冥**是不可能了,别的功法也不能随便教你,我既然想拉你一把也就不想害了你,等带你回宗门在说吧,几百年没回去过了,等这里事完了正好带你回去,也不知道你小子积了几世的德,碰上我心情不好还能活着不说,我居然还想拉你一把,这样你还想回朱雀城吗?幽冥也是真的一番好心,但见张浩老是想回朱雀城却也不介意多问一遍他的想法。

    前辈做法实在太让我感动了,其实我也是舍不得藏在家里的一点财物,但是区区财物怎可能比前辈赏识更重要?我决定跟前辈回宗门!咱们这就要回去了吗?在哪里,不远了吧,呃!这是哪里?张浩是立马坚定立场,面对幽冥的赏识他当然不想回朱雀城了,要知道幽冥正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时碰上的人大多成了九幽鬼气了,还是别让他心情更不好的为妙,但是说着说着的他突然发现情况有点奇妙了,之前并没有留意,而随着渐飞渐远不留意也不行了,因为越往前地方他越熟,以幽冥速度在飞一炷香时间应该就到入云峰了吧!!!

    不错,不错,我更看好你小子了,不愧是在练体境一把年纪了还没死之人,还挺精明的,朱雀城你是别想了,我们这也不是回宗门,这是去拜山头的,你小子修为实在太低,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幽冥笑话一番张浩后说道。

    拜山头?我们回宗门为什么还要拜山头?张浩疑惑问,他是真疑惑,幽冥前进方向明显是朝阳宗,而说拜山头可能是指上供,但按时间算上供之期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也对不上号,上供之时有提前来的,但从不会有提前这么长时间的,没有人喜欢看别人一副高高在上还剥削自己之时的样子。

    《朝阳仙宗》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chaoyangxianzong80/
上一章        朝阳仙宗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