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苍白之手:第四百八十五章 迟来的审判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苍白之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条骨头酥脆的烤鱼,两三口就被饿坏了的水手嚼吃干净,配上乳白色的海鲜汤,整个人顿时精神爽利,肠胃里暖洋洋地,前胸后背都透出一层细密的油汗。

    雷家船队大部分人都歇息的时候,鲁斌悄然抵达甘泉岛,没有心急火燎地立即动手,而是欣赏着他们自然呈现出的人生百态。

    笑吧,哭吧,乐吧,闹吧,然后就给我去死吧。

    水手们用过堪称丰盛的晚餐,嬉笑打趣着闲话,感觉劳碌一天的身体发出抗议,才打着呵欠,躲在背风处呼呼睡去。

    鲁斌眼看时机已经成熟,就从藏身处缓缓站起身,此时夜风陡然骤急,吹地他身上的衣袍猎猎作响,似乎就连上天都想要阻止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可惜,大自然的风根本阻止不了鲁斌的脚步,当他踏浪而行走在海面,犹如幽魂鬼魅,轻易登上雷家船队的领头船

    甲板上值夜的水手发现不对劲,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烟绿色的剑气隔空激射而来,轻易贯穿额头,将到嘴边的示警声彻底封闭。

    充满死亡之力的黑暗,从鲁斌的长袍缓缓地流淌而下,由甲板的缝隙渗透到船员休息的舱室,让他们在睡梦中悄然死去。

    与普通人相比,灵觉更加敏锐的习武之人,由于死亡之雾影响干扰,同样无声无息地倒地不起,他们引以为傲的过人体质,对于足以致命的剧毒完全没有抵抗力,顶天了也就多撑几分钟而已。

    鲁斌觉得这份工作真的毫无挑战性,正准备将脚下的商船直接炼成亡灵船时,船长舱突然传来破窗的重物落地声,他扫了一眼过去,发现疑是管带的雷家嫡系成员,竟然逃出死亡之雾的陷阱,反手取出鱼肠剑似的配兵,脸色阴沉地冲上来。

    愚蠢!不多见的蠢人,如果设身处地,我会第一时间叫醒其他船上的水手,只知道斩除首恶,而不是呼朋引伴,难道他对自己身手很有信心。

    借助银霜似的月色,鲁斌看见快速接近的来人,额头渗透出灰色的汗水,前胸后背更是被汗水打湿一片,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中毒了!原来如此,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想要在死前拉一个垫背。可惜,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鲁斌的黑色长袍,浮现出六个白色法篆形成的抽象人脸,那是他在启明福地开辟时获得的馈赠,还有一个斩杀疫鬼白吼,额外获得的强酸箭符篆。

    来人直刺胸膛的短剑,闪烁着清冷的幽光,显然不是一件凡品武器,鲁斌不敢轻忽大意,在阴沟里翻船,就轻轻念出秘咒:无常!

    只是一瞬间,法篆形成的抽象人脸,就猛然转化成白骨骷髅头,张开尖牙利齿的嘴巴,狠狠地咬住此人的武器,顺便将他体内的精血强行汲取出来。

    鲁斌看着刺客的右手,以眼睛可见的速度迅速脱水干枯,原本以为他会被活活地抽吸而死。

    不料,此人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不仅对别人狠毒,对自己同样辣手,竟然用完好的左手抽出腰带里的匕首,将失去活力的右手齐肘切断。

    即使鲁斌也不得不赞了一声好,并轻轻地拍手鼓掌以资鼓励,可惜对方根本不领情,反手持着匕首,毫不顾惜刚刚失却的右手,朝心目中认定的穷凶极恶之人接连出手。

    凡人的武学!我已经腻了。

    鲁斌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往前踏出一步,亲手掀起死亡之力凝聚而成的黑色长袍,犹如一条春卷皮,将所有馅料全部包住,又像一张巨大的渔网,朝猎物兜过去。

    天南雷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嫡系子弟,刚刚从挥刀断臂的痛苦中回过神来,就看见无比深邃的黑暗铺天盖地而来,如同一头远古洪荒中走来的猛兽,将自己一口吞下。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鲁斌就地格杀,袅袅余音还未传扬开去,就被骤急的海风吹散,别说隔着十几米远的邻船,就连近在咫尺的船上水手,都未必能听见。

    鲁斌再次抖展如烟黑袍,落下一具严重脱水的干尸,血肉精华以及三魂七魄都被收走:如此良才美质,遗落民间未免有些可惜,不如由我将你再造出来,随我征战四方。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干尸怎么可能说话,鲁斌心安理得地规划此人的前途,准备运用得自第一个世界幽暗地域黑暗精灵的独门技术,将其制作成高等亡灵缚魂尸。

    死亡之力衍生的毒雾,阴冷而沉重,即使骤急的海风也无法吹散。鲁斌将领头船的水手尽数杀死,随即通过活化缆绳搭建桥梁通道,将剧毒的浓雾源源不断地灌进其它商船里。

    无声无息死去的人,他们的灵魂多数是迷惘和茫然无知,在生死之间的缝隙徘徊,直到灵质全部消散为止。

    鲁斌为了获得更多高品质的不死生物,就驱使着这些血肉鲜活,尚且还有体温的僵尸,直接跳进海里,向不远处歇息在沙滩的生前伙伴杀去。

    熟睡正酣的上岸水手果然没有发现迫近的危险,直到自己被僵尸扑咬,他们才被剧烈的痛楚刺激醒来。

    可惜,这些人都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坏了,原本是同坐一条船的伙伴,竟然两眼无神地扑来,对自己啃咬厮打,看上去就像是魇着了。

    不过,任凭他们如何推搡摇晃,硬是无法将伙伴们唤醒,再加上受伤的部位越来越多,终于有人忍不住出重手,一拳将曾经的上官打断颈骨。

    杀人者脸色顿时惨白,双手抱头蹲跪在地上,就像自己已然被捆缚双手,扭送到衙门,接受县官的审问。

    他的良心对自己的苛责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颈骨折断的僵尸不是活人,双手抓住软绵绵垂挂下来的头颅,重新扭转回到原位,轻微地晃了晃,就恢复如初。

    对凡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伤势,在早就失去生命的僵尸而言,完全不把它当作一回事。

    《苍白之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cangbaizhishou/
上一章        苍白之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