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苍白之手:第四百二十五章 特洛伊之战(三十七)结束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苍白之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鲁斌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这场战争即将结束!希腊人在诸神的帮助下赢得最后的胜利,不过他们别想在特洛伊城全身而退。

    从复仇女神三姐妹收割的神性,斩杀冥神赫卡忒获得禁忌的血月,出现在鲁斌的手里,随即被他甩向天空。

    猩红血光瞬间命中阿尔忒弥斯的月相,晕染开的不祥光芒,取代皎洁的月华,洒在死尸遍地的特洛伊城。

    凡人不免一死,唯有亡灵永生。醒来吧,不甘心的特洛伊人,将死亡的怨恨发泄在希腊入侵者的身上。

    如此大范围的血月赞美仪式糅合死亡领域操纵尸体,赋予怨气很重的特洛伊人,令他们刚刚倒下还很鲜活的尸体,再次拥有复仇的能力。

    深沉如铁的夜幕下,在火焰中燃烧的特洛伊城,逆着城破覆灭的大势,各个街区醒来的活尸,从背后给予入侵的希腊人狠狠的痛击,猩红的血花到处绽放。

    可惜,只有特洛伊人死去后,还能挣扎站起身,希腊人死了就真的死掉,这一幕让很多人以为是神罚,就像侮辱太阳祭司,被远射者阿波罗的瘟疫惩罚。

    担惊受怕的永远是循规蹈矩的凡人,狂妄的英雄可不在乎这些,捷足的小埃阿斯早就听说特洛伊公主卡珊德拉美若阿芙洛狄忒的容貌,将这位女祭司从阿波罗的神庙里直接拖出来,当众将她强侮。

    太阳神阿波罗的神像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就像远射者即将降临的迹象,不过小埃阿斯的恶行没有得意多久,就被埃涅阿斯从背后刺穿心脏杀死。

    神灵的祭司也敢亵渎?这是成名已久的英雄该干的事情?该死的希腊人,他们都该杀。

    门农和库克诺斯愤怒地脸色涨红,鲁斌却对此不以为意,被战火点燃的阿波罗神像,表面的金箔融化成金液,不断地流淌下来,就像是神灵也为此城的陷落而悲伤哭泣。

    鲁斌嗤笑一声,收割到手的半神之血还不够,毫不犹豫地转身,将门农一剑劈死,刀枪不入的库克诺斯毕竟不是阿喀琉斯,被杀戮之子的特殊能力彻底抹除。

    特洛伊阵营的英雄死地差不多了咦!希腊人攻进王宫了。不是我踹倒宫门,他们有那么容易攻进去?

    火烧全城的破灭背景下,群尸复仇的特洛伊人,犹如潮水般向仇敌涌去,鲁斌毫无心理负担地融进去,看见半人半神的英雄,不分敌我阵营全部砍死。

    直到凑够仪式所需的血液和源泉,他才满意地走入黑暗中,当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血色月华迅速褪色,苏醒的尸体也杀够了希腊人,满足地整齐倒下。

    特洛伊之战就此结束,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希腊人的精锐为之一空,即使他们攻进特洛伊王宫,斩杀所有王室成员,大部分英雄和战士,却都死在某个从幕后走到台前的黑手之下。

    彻底清醒的人只有阿伽门农,希腊联军的英雄,仅仅剩下他和奥德修斯,特洛伊阵营也只是逃走埃涅阿斯,借助秘道和水路,由色雷斯前往伊利里亚。在某些人的庇护下,前往神灵许诺给他的土地。

    鲁斌来到幽暗无光的冥界,三王之座的百臂巨人,悚然起身离开座位,结果鲁斌只是伸手一指,大地就出现巨大的陷坑,将它们直接拖进塔耳塔洛斯的深处,封闭在不见天日的永冻冰川里。

    运用世界本源的一击,令杀戮之子的位格差点降级,鲁斌嘘了口气,上前直接扯断封闭神狱塔耳塔洛斯的枷锁,打开了暗淡无光的潘多拉之盒。

    我以大地之母盖亚的名义宣布,诸神之战,开始!

    冲天而起的战火硝烟,令沉醉在欢宴余韵中的城市苏醒过来,尽管特洛伊人的反应还有些迟钝,不过当他们看到冲进城里大肆屠杀的希腊人,危险气息令所有人都进入战斗状态。

    冲在最前面的希腊英雄,在特洛伊王宫前受到顽强的抵抗,身边的精锐战士倒在瀑布般倾泻而下的杯盘刀叉里,这些都是随手可得的玩意,却用来对付裸装的先头部队。

    原本就是一座城堡发展起来的特洛伊王宫,坚固的内墙没有重型投石机真的攻不下来,再则王宫里云集的英雄清醒后,为了挽回败局,纷纷啸吼战场激励低落的士气,与希腊人展开殊死搏斗。

    鲁斌变化成赫克托耳出现在将领埃涅阿斯面前,催促他带领王室妇孺从秘道离开,保存特洛伊的火种,并给他一张简易的地图作为指引。

    达耳达尼亚国王原本以为这是神灵的诡计,不过他也知道城市被外敌攻入,肯定会伤亡惨重,于是拖着伤势未愈的身体,招呼亲卫收拢王室成员,向另一条不为人知的秘道撤退。

    鲁斌目送爱神之子离开,摇身一变化身为埃涅阿斯,双手十指交缠,掌心往外松动筋骨:这场圣山诸神导演的好戏,我看了九年,也该结束了!

    我真的没有幕后黑手的自觉!特洛伊即将陷落,死的英雄还不够多!唤醒大地之母盖亚的祭坛,需要更多半神的血液,不劳烦诸神动手,我亲自来收取。

    鲁斌伸手搭住镶嵌黄金的宫殿柱子,上面的金块随即融化成炽热的金液,汇聚在掌心变成锃亮的头盔,戴在头上隔绝诸神的窥视。

    孤身一人的埃涅阿斯稍微下蹲身体,用力踏出一步,瞬间原地消失,稍后半座石质宫殿被反震力道粉碎,蛛状的放射性裂纹布满里面,蔓延到临近宫殿的石阶。

    鲁斌的身影掀起急骤的狂风,王宫大门前的护卫都被吹地东倒西歪,他们立即挣扎起身,刚想破口大骂,发现是伤势未愈的埃涅阿斯,浑身满溢出堪称恐怖的气息,就像燃烧的火焰。

    啪的一声,肘尺厚的青铜宫门,被鲁斌一脚踹倒,犹如山崩地裂的重击,当场压死两位英雄和四个精锐战士。

    在众人眼里,与往日不同的埃涅阿斯满脸杀气,伸手虚握,就从死人的手里凭空抓来一柄铜剑,一根长矛。

    附近反应过来的希腊人看见宫门倒塌,兴奋地发出欢呼,顾不得为死去的伙伴流眼泪,立即迈开大步冲过来。

    鲁斌的左手持矛发起连续突刺,冲近的希腊人还没有看清楚,额头正中的眉心部位,立即出现一个贯脑的血窟窿,就连痛苦的感觉都没有,转眼间倒下十几个精锐战士。持剑的右手要么不出招,出手就是横斩枭首、竖劈分身,没有人能走过两招。

    王宫里的守卫顿时精神振奋,以门农为首的英雄,迅速从酒醉中醒来,追随着将领埃涅阿斯的脚步,向希腊人反杀过去。

    《苍白之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cangbaizhishou/
上一章        苍白之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