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苍白之手:第四百十九章 特洛伊之战(三十一)双雄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苍白之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先是前头驭马先正面发生碰撞,百八十公里每小时的高速,即使是阿喀琉斯驾驭的神骏佩达索斯也承受不住,当场脖颈扭曲断裂死亡。

    不过,佩达索斯比普通战马更庞大的身体,还是略微有些优势,压制住赫克托耳麾下用海洋血统的骏马,将大部分炸裂的血肉朝特洛伊主将扑去。

    继而发生碰撞的是双轮战车,尽管前面的挡板是青铜浇铸,在如此猛烈的撞击下,还是当场扭曲变形,发出金铁交击的轻鸣,就像大战结束后撤退的讯号。

    可惜,赫克托耳与阿喀琉斯的战斗才刚刚开始,由于强大的惯性作用,当马车互相碰撞而不得不停止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飞起来。

    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没有常人思考对策后才做出反应的余地,赫克托耳和阿喀琉斯几乎同时出手,身体的战斗本能超过意识之前,向对手发起攻击。

    阿喀琉斯抓紧陨星碎片打造的黑铁刺枪,仗着兵器稍长的优势,先刺中对手的肩膀,可惜肩甲非常厚实,竟然无法刺穿,只是擦肩而过。

    紧接着,赫克托耳的宝剑激发出耀眼夺目的太阳光,即使阿喀琉斯的眼睛,也不免受到影响,本能地准备合上,剑尖瞬间捅穿锃亮的胸甲。

    若不是阿喀琉斯拥有刀枪不入的神体,连太阳神阿波罗赐福的武器都无法伤害,赫克托耳的这次攻击,就能将他开膛破腹。

    可惜的是,在宝剑的锋芒下,只有一指厚的胸甲被斩成两片,轻易地就像黄油被热刀切开。

    全副武装的赫克托耳更加沉重,因此他的身位在阿喀琉斯下面,若不是背部有神盾保护重点部位,他可挡不住希腊第一英雄陆续而来的攻击。

    最终,两人一上一下交错飞过,赫克托耳左肩甲片被犁出一条很深的凹痕,阿喀琉斯的胸甲却被劈成两片。落在双方观战者的眼里,似乎希腊英雄略微逊色,可是实情并非如此。

    阿喀琉斯回气的速度极快,刚刚落地站稳脚跟,左手就抬起自己的盾牌,右手持枪向赫克托耳冲过去,绕过马车的途中,他自行解除碍事的胸甲以阿喀琉斯刀枪不入的神体,根本不需要任何防护,不过为了尊重传统,为了尊重对手,他还是全副武装地出场。

    赫克托耳立即摘下背后的盾牌,看见阿喀琉斯逼近,神灵赐福的宝剑再次绽放出夺走对手视线的强光。

    不过,希腊人的第一英雄已吸取教训,闭上眼睛纵身跃起,身体缩在盾牌后面,右手持着的刺枪收回腰际,随即猛地刺向赫克托耳。

    换做以前,特洛伊主将会用盾牌硬抗对手的重击,不过在这些年里,他接受冥冥之中某位神灵的指点,学习并掌握高明的卸力技巧。

    在阿喀琉斯的刺枪击中盾牌的瞬间,赫克托耳突然发气,硬生生地往后退一步,摆动盾牌将刺枪往斜后方格挡,巧妙地化解对手的重击。

    当神一样的阿喀琉斯攻击落空,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时,赫克托耳抡剑轻扫,将他戴在头上,镶嵌狼鬃的头盔当场打掉,露出漆黑如墨的长发。

    赫克托耳看见对手脸上的惊怒,心情反而轻松下来,脸上的表情不变,不过眼睛里流露出的愉悦,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阿喀琉斯的视野里。

    对于特洛伊主将初次展露的奇特武技,希腊第一英雄只是感到有趣,他单膝跪地原地转身,漆黑的刺枪贴着脖子抡圆,犹如速度奇快,锋利的枪尖当场掀起凄厉的风嘶。

    赫克托耳想都没想,往前迈出半步,身体稍微往下蹲,收回盾牌尽量减少打击面,随即感受到狂奔而来的战马冲击,整个人如受雷霆,当场被震退横移,至少三步的距离。

    被动挨打只会落败身亡,只有主动进攻,才能找出忒提斯之子的破绽!冥冥之中指点我的神灵说过,神一样的阿喀琉斯全身都是刀枪不入,只有一个地方还是凡人的体质。如果他连最后的破绽都没有,阿喀琉斯就不是凡人,而是真正的神灵了。

    赫克托耳谨记鲁斌说过的每一句话,又想起联合库克诺斯和埃涅阿斯合力压制阿喀琉斯的经过,不顾持盾的左手陷入酸麻无力的状态,下蹲的身体猛地蹬地发力,抡起宝剑激发出太阳的光辉,随即就是癫狂地没有任何招式可言的劈砍,就像一场暴风骤雨般,洒向神一样的阿喀琉斯。

    忒提斯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刀枪不入的神体就被对手砍了十七下,劈了二十三次,额头、肩膀、脖子、腰际、大腿、膝盖、小腿、脚踝,都没有放过。

    阿喀琉斯立即明白赫克托耳的打算,他的秘密只有自己和母亲知道,不过落在有心人的眼里,都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忒提斯之子立即展开反击,左手持着火焰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打造的盾牌,猛地爆发出灼人眼眉的滚滚热浪,差点令赫克托耳窒息。

    紧接着,阿喀琉斯侧身站立,右手的刺枪绕过后颈,贴着盾牌上端的凹口,朝赫克托耳发起骤雨般的刺击,由于速度太快,尖端甚至攒成一团碗口大的枪花。

    以攻对攻,当场破解对手的癫狂,迫使赫克托耳不得不转入单手持盾的防御状态。

    久守必失!只听噹的一声,阿喀琉斯的刺枪反复击中对手盾牌的某个点,三指厚的青铜盾由于金属疲劳应声碎裂,若不是后面裹着九层牛皮,就连赫克托耳的手臂都会贯穿。

    再则,承受成百上千次阿喀琉斯的刺枪攻击,特洛伊主将早已不堪忍受,察觉盾牌碎裂后,他立即舍弃多余的碎片,不退反进地切入阿喀琉斯的视野盲点,持剑的右手在他的背部再次试探肯定存在的弱点。

    后颈、肩胛、脊柱、尾椎、手肘、臀部、大腿、小腿,都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发现,锋利的宝剑所能留下的,只有一条条浅浅的白痕。

    阿喀琉斯心里很清楚,不止是在场数万人看着此战,就连神灵也在关注着,不想自己的最大秘密暴露,他立即原地转身,张开嘴巴深吸一口气。

    赫克托耳感觉到周围的气息产生剧烈的变化,就像原地掀起一阵狂风,差点令自己窒息。紧接着,他就看到阿喀琉斯的胸膛高高耸起,非凡的见识令赫克托耳明白,希腊的第一英雄准备施展震慑敌人的战吼。

    他可不想成为神一样的阿喀琉斯展现凶威的目标,还未恢复的左手搭住剑柄,抓紧宝剑朝忒提斯之子的嘴巴刺去。

    尽管阿喀琉斯拥有刀枪不入的神体,不过柔软的舌头和喉咙,不一定能够抗住神恩赐福的利器。不得已之下,忒提斯之子只能停下雷霆怒吼,张开的嘴巴猛地合拢,两排致密的牙齿咬住赫克托耳的宝剑。

    无论对手继续往前发力,还是极力往后收取,神一样的阿喀琉斯都没有让赫克托耳得手。

    《苍白之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cangbaizhishou/
上一章        苍白之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