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苍白之手:第五章 歇脚镇(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苍白之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很好应付的施法者阁下,看样子在野外吃过苦头。

    镇长恭敬地告退,离开房间时亲自带上门,在守卫队队长的陪同下楼,叮嘱酒馆的侍者不能怠慢这位尊贵的客人。

    克洛德,你稍微辛苦一些,安排人手保护法师阁下。他有什么需求,只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以内,尽量给予满足。

    守卫队队长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听出镇长的真实想法,露出一个明白的眼神,在送走这位歇脚镇最尊贵的大人物后,他伸手招来所有队员,环视左右,让自己的副手,同时也是资深佣兵的伙伴就近看住施法者。

    一个人值夜,我觉得不够,至少安排两人,分成上半夜下半夜更合适。

    对于朋友的合理建议,克洛德向来有选择地接受,目光转移到其他人,这份苦差事不消多说,最后落在资历最前的霍克身上。

    年轻的守卫队员有些想哭,他决定过几天辞职不干,即使为此受责罚也在所不惜。这份工作太危险了,还是去城市谋生比较容易。

    鲁斌待在房间里享用尚有余温的酸奶酪,面包片有些冷硬,放在温热的牛奶里浸泡,很快变得柔软香甜。煎过的腌鱼块,表面闪过松黄的油光,散发出令人皱眉的腥气,不过入口咸香,只是味道有些淡,或许出于节省用盐份量的缘故。

    细嚼慢咽地用着堪称丰盛的晚餐,直到八成饱的时候,流浪法师放下餐叉,起身来到邻窗的卧床,掀开被褥的一角,脱掉连帽的长袍,松开腰带的扣子,没有脱鞋,直接上床和衣而睡。

    窗外传来悠扬的琴声,不远处的马戏团表演场地,欢声笑语不断,鲁斌翻了个身,很快呼呼睡去。

    熊熊燃烧的篝火还有人添加干柴,四辆卸走挽马的平板四轮马车拼凑成简陋的舞台,几十根固定位置的火把跃动着橘红色的火焰,为了观看这次表演,镇民真的下了不少本钱。

    来自佣兵工会的吟游诗人,年龄不到三十岁,或许没有经历野外的风霜,样貌还属于没有褪色的青年。

    出场后他坐在高脚凳上,不顾周围的喧闹,纤细的手指轻柔地拨动琴弦,悦耳的音符在欢快地跳跃,沸腾的人声竟然无法压过,反而被琴声影响盖过,人们从刚才的精彩节目,小丑的杂耍表演中渐渐恢复冷静。

    就在这个时候,一街之隔的酒馆二楼,法术书突然自发显现,悬浮在流浪法师的身上,把鲁斌从浅睡中惊醒。

    他睁开惺忪的眼睛,慢慢地坐起身,翻开《旅法师之书》的首页,讶异地看见职业卡下面,一张新的空白卡,正在描绘新的法术。

    安定心神,吟游诗人的法术,以轻柔的音乐平复过于亢奋的情绪,通过乐器可以适量增幅,耗费一点法力施展。(无法刻印成符文)

    鲁斌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看着卡牌表面形成的一颗五芒星,底色渐渐转为淡红而心情愉悦,不过牌面的演奏者模糊地不成样子,只有雕饰心状天鹅的七弦琴转为清晰。

    只是一张一星红卡,还有使用次数限制,上限是四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流浪法师离开卧床,身体探出窗户,遥望着不远处的热闹场地,位于小镇中轴线的广场,演奏者肯定是同行。

    鲁斌思索片刻,很快做出决定,他穿上外袍,脚步轻快地走出房间,经过隔壁的房门,轻轻扣动手指示意,迈着不急不慢的步伐,离开这座小镇酒馆,穿过街道前往歇脚镇中心的广场。

    没有任何娱乐可言的小镇,除了一年中特定的几个节日,完全没有欢声笑语,生活的压力太沉重了,以致于笑声根本没有容身之处。

    一个正规的剧团能在城市里存活延续,毕竟受众群体很多,足以供养上演几个固定剧本的小型剧团。

    不过乡下的村镇,还是轻易调动普通人的情绪,以对白很少的短剧,笑果十足的喜剧,小丑的杂耍、乐者的独奏组成的马戏团更受欢迎。

    还有必不可少的魔术表演,仅仅是凭手艺技巧的硬币戏法,往往也能引来一群乡下人的惊呼。

    流浪法师的脚步不慢,当他抵近马戏团的表演场地,身后已跟上小镇守卫队的两名成员,只是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层层环状围绕的舞台周围近乎鸦雀无声,由此可见吟游诗人借助乐器施展的法术,安抚众人的情绪是何等的利害。

    鲁斌没有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挤进去,他只是想弄明白新的法术卡为何生成,以及半途而废的原因。

    结果他没有找到准确的答案,只是弄清楚一件事,伪装成法术书的《旅法师之书》,在特定条件下触发,主动刻印记录这个世界的法术。

    我还以为只有亲自干掉的野怪,才能制作成卡牌;亲自学会的法术,才能刻印成符文嗯!弄不好,真的是这样或许只有这种解释才能成立。

    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鲁斌就弄清楚了《旅法师之书》的两条规则的大致细节,真是一个好的开始。

    豁然往里洞开的包铁皮木栅大门,借助火把跃动的昏黄光芒,鲁斌看见两旁神情紧张,手脚不知道放哪里,显得局促不安的守卫。

    右手握拳撤销防御符文激发的力场墙,流浪法师左手合拢法术书,不轻不重地夹在腋下,面露微笑地走进歇脚镇,向附近的人微微额首致意。

    宽容的微笑抚慰众人的不安,原来施法者阁下如此好说话,想起刚才的冒犯,不仅两位岗哨守卫的良心备受苛责,就连守卫队的队长克洛德也为标枪的事情懊恼不已。

    镇长鼓起勇气站在迎接队伍的末端,以正式的摘帽礼向施法者阁下致意。

    鲁斌哪里知道这个世界的礼仪,干脆表演了一出法术书凭空消失的戏法,然后捋起袖子至肘,再摊开双手表示没有敌意。

    《苍白之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iing.com/htmls/cangbaizhishou/
上一章        苍白之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